top top top
第E04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襟期不凡畫品高
朱可亭軾
後宮誘拐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4 6月10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襟期不凡畫品高

李鵬翥


黃庚詩意圖


峰巒暖翠圖


雲深聳翠


懷蔭軒治印圖

    襟期不凡畫品高

    ——一個報人眼中的商餘畫家王世濤

    甲午夏日滬濱朶雲軒將展出令人矚目的中國畫展,展出的畫家是一位在工商企業界運籌帷幄、商餘染翰、文質彬彬、為人謙和的王世濤。得以先睹作品的畫壇人士、藝術評論家都異口同聲讚賞,認為這是業餘畫家而臻至不少專業畫家所未易有的水平,品格之高,藝術之精,足以令人欽羨,發人深省。

    籌辦畫展的時候,世濤兄心情忐忑,一再向藝術界友好詰問,我這些畫拿得拿不得出去見人?相信經過這次展覽,公諸於衆,經過廣大專家和愛好者的鑑賞,一定會令世濤的超卓畫藝得到充分肯定,讓他安心坦然地在商餘大揮彩筆,寫出一個更亮麗的新天地。

    在木棉花放、杜鵑紅燦的樓頭,筆者有幸快讀部分作品,雖是鼎嘗一臠,但已經是過屠門而大嚼。在藝術魔筆的引領下,浮想聯翩;為什麼一位在香港培正中學唸初中一年級學生,課餘遵慈命拜周士心敎授學畫,卻一直鍾情?為什麼一位在美國卡內基大學完成土木工程碩士,考取了專業工程師資格返港服務建築界,繼而成為規模龐大的上市集團公司行政總裁,四十多年來業餘還是畫筆不輟,上下求索,先後受敎於周士心、彭襲明、謝稚柳三位名師,深得眞傳,不求聞達於畫界,默默耕耘,然後突然像核爆炸般出現在畫壇?

    一個人的成功,離不開天賦與勤奮,也離不開所接受的敎育。世濤出身於書香世家,其尊翁佐才公是浙江寧波奉化人,山川毓靈,雖幼時家境並不理想,卻憑知識改變了命運,以一口流利的英語,在上海十里洋場打出了天下,長袖善舞,從商而於1949年到了香港,得金蘭兄弟、富豪江上達的支持,創業建築公司。其慈親兪曼筠女士,出身大家閨秀,是一位相夫敎子、懿德足欽的女性,與上海著名的文化人周瘦鵑、嚴獨鶴等交誼深厚。其母舅兪叔淵先生更是山水花卉、無不精能的藝壇名家,從吳湖帆習畫,從趙叔孺刻印,從譚澤闓學書法。吳趙譚都是這三個範疇的大家,馳譽一時。兪先生當了上海美專敎授,1927年與張聿光、兪寄凡等籌辦新華藝術學院。在如此文化薰陶的家庭中成長,世濤昆季的起跑線自然比常人高出許多。在接受了良好的中小學基礎敎育之後,先後負笈美加繼續深造。

    長兄世榮先生二十三歲獲加州理工大學哲學博士(數學)學位,曾任伊利諾大學數學系敎授,1974年返港最初管理岳父的家族生意,後來自行創業,是多家公司的主席,是個成功的實業家,也是出色的數學家,學術成就卓越,出任文化敎育公職頗多,主要有香港浸會大學校董,香港公開大學校董,於1987年獲委任為太平紳士。1980年獲香港大學數學系委任為名譽附屬硏究員,由2004年起至今一直擔任該系的名譽敎授。曾出任大學校務委員會和委員會審查委員會的委員,2014年獲港大名譽院士榮銜。

    二兄世全先生是加拿大亞爾伯達大學數學博士,在加拿大曼尼吐巴大學工作近廿五年,曾任助理敎授、副敎授、敎授及應用數學系系主任,1994年起任香港城市大學數學系講座敎授,數學系主任,硏究生院院長,科學及工程院院長,2009年被任命為副校長,致力培養人才的高等敎育事業。二十年來,獲選為加拿大皇家科學院院士、意大利都靈科學院外籍院士、歐洲科學院院士,並獲法國政府頒授法國國家榮譽軍團勳章。

    知人論世,世濤昆季的成就與他互相輝映,相互鼓舞,加上又有一位鍾情藝術、孜孜不倦地在油畫領域中硏學的賢內助雷國慧女士的支持,使其生活如魚得水,可以暢泳於藝術海洋之中。

    與世濤相交三十多年,深感他待人熱情如火,卻沉着含蓄,風流蘊藉,自然感受到熱力炙人,誠摯相知。他學的是工科,幹的是企業,卻一身藝術細胞。首次認識世濤是1982年,當時上海書法篆刻家徐雲叔兄經香港前往美國,住在世濤家中,我與蕭春源兄相約前往會晤並送行。世濤即在畢架山寓所賞飯,四人歡聚,一見如故。世濤對雲叔精巧細膩、文靜優雅的篆刻一貫傾慕。雲叔在上海,他追到上海,邀雲叔刻了不少佳作,包括姓名、齋館、收藏印和閑章,鈐在自己的作品和藏品上。

    雲叔上世紀九十年代自美返港,世濤一直對其傾力支持。雲叔有什麼愜心的書法篆刻作品,總是給世濤“先下手為強”,捷足先登。這個藝術緣份,原來出於世濤對被趙叔孺許為“刻印醇厚,元朱文為近代第一”的篆刻大家陳巨來先生作品的傾心。世濤認識陳老時,老先生已經刻不動了,於是改向其造詣最高的大弟子雲叔了。自從畢架山寓所一會,十多年來與世濤一直相違。到2000年跟摯友陳錦靈兄(時任香港協興建築公司董事總經理)談起世濤,原來他們兩人是同行友好,於是搭起了友誼之橋,約同飯聚,從此時有往來,並藉王兄之介,拜識了周士心敎授等藝壇前輩與友好,以藝結緣。

    1982年第一次在世濤的寓所,看到四壁掛上張大千、吳湖帆、傅抱石、徐悲鴻的名畫,不勝艷羨。2000年後,往還較多,才知道他收藏之富且精,面對名作劇蹟,除自己用功臨摹外,還毫不自秘,常與同好共同觀賞。前幾年一個晴空秋日,世濤發篋招待我與澳門藝壇友好欣賞了一個下午諸大家的名畫。對湯哲明、黃佳茂等新晉高手,不惜邀進午憩樓,盡出藏品讓他們汲取營養,這種將一己的秘藏化為文藝公器,是何等博大磊落的胸懷。

    在香港這個國際性城市中,操持建築、地產、企業和上市集團公司的業務是非常繁忙的,捕捉商機,開拓工作,容不得稍有鬆懈。難得世濤忙中偸閑,保留自己寧謐的心靈世界,馳騁他的繪畫天地。二十世紀的大學問家梁啟超寫過一篇文章,講到書法學習的娛樂性,認為寫字可以不擇時地,有十多二十分鐘的零碎時間即可,不比繪畫需要較長時間。世濤畫的多是山水,少數是花卉,正如唐代大詩人杜甫《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中所詠:“十日畫一水,五日畫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眞蹟。”亦如清代方薰《山靜居畫論》中指出的“杜陵謂十日一水,五日一石者,非用筆十日五日而作一石一水也。在畫時意象經營,先具胸中丘壑,落筆自然神速。”從十三歲開始習畫,逾半個世紀毫不間斷的上下求索,造就了世濤商餘染翰的藝術成就,我以為是有一個植根中華文化之心,繼承發揚中華優秀文化傳承的熱忱在不斷驅使他廢寢忘餐、焚膏繼晷地去抒寫心中的性靈。在中國畫類中,最能表現畫人磅礴氣魄、超逸氣韻、雍容氣度、高雅胸襟者當以山水畫為首選。而中國山水畫從發端以至唐、宋、元、明之後,又為文人畫之至愛,不論南宗、北宗,概以抒發胸中丘壑為旨。世濤為何在繁囂生活和龐雜工作中,竟選定山水畫為切入口,樂此不疲地爭分奪秒去經營自己的桃源心境,我以為與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傳承有關,更與他的三位大家名師有關。

    面對世濤的山水花卉畫,不論是巨幅還是小品,細味其中,都感受到一股雅韻,一種力量的激盪。從愛好者的眼中,作品糅合了謝師的“高華、雍容、典雅”,彭師的“蒼茫、靈動、高古”、周師的“筆謹而逸,韻秀而厚”,彷彿很多頗像吳湖帆,也有石濤、八大、靑藤、白陽的影子,究其實是他經過彭師的口傳心授,把許多自學的圖片資料如元代四大家(黃公望、王蒙、倪瓚、吳鎭)依原蹟放大的畫本,精心臨摹,直入元四家的堂奧,因而抒發胸中逸氣,形成自己蒼潤華滋,氣勢不凡,無一筆俗筆,無一絲俗韻的面目。

    (上)

    李鵬翥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