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序與跋)《蓮鄉誌異》序
合時戒煙
(山谷小島通信舍)上班族的行軍
(四方聽音)不停變形的爵士電音
(老陳海外食事)香箱蟹茶碗蒸
(衆藝館)從作品回看政策
(時光迴輪)爸爸鍊成
(胭脂齋)終將散如雲煙
(筆雯集)寅陳七策 光進五規
(單人派對)香檳之夜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8 1月14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單人派對)香檳之夜

卡 比

香檳之夜

    超市的香檳都在瘋狂打折。我和利亞買了草莓和兩瓶Moët et Chandon,打算除夕倒數完喝個夠。我們和一對在巴黎唸哲學和藝術的同性戀人用餐,她們都像巴黎女人那麼瘦,妝容完美無瑕。

    “巴黎女人塗了唇膏就當吃了早餐。”我們無法像巴黎女人那樣穿着皮草坐在餐廳外頭抽煙喝咖啡,待在暗得要用手機電筒照菜單的室內,安安穩穩吃了三小時法式大餐。我點了鵝肝牛扒,配松露薯蓉及法國紅酒。

    來歐洲半個月,終於有一個純粹的晚上,不用聊到孤獨和男人。利亞雖然一直說她多喜歡歐洲,但實際上歐洲不適合她。歐洲適合喜歡與孤獨為伍的人。

    那對戀人剛從都柏林回來,跟我們吐槽那個鬼地方在聖誕節什麼都沒有,人去樓空死城一樣。冬天淒冷,只能整天躲在屋內吃水煮土豆,難怪愛爾蘭作家的文筆都尖酸涼薄得很。“愛爾蘭的文豪都死在巴黎,我們偏偏去都柏林進行所謂的文學之旅,啥都沒有,早知道留在巴黎跟你們廝混。”

    我們在凱旋門看完除夕煙火表演,回到她們的家開香檳慶祝新年。我幾年前在一個畫展開幕的酒會上,失手把香檳噴到展牆上,從此怕開瓶怕得要命;P先生曾耐心教過我開香檳的竅門,我只是直接躲在他背後抱着他。“按着蓋子的手不動,拿酒瓶的手輕輕轉——”

    “啵!”利亞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香檳打開,還是湧了一些出來。利亞喝了一半杯已經累得昏睡過去,只剩下我和戀人們興高采烈聊着尼采、赫齊爾、黑膠唱片、聖詩、管風琴、聖人主保、玫瑰精油、唇彩、梵谷、畢加索、克萊因、瑪德蓮、馬卡龍……四杯香檳以後,我開始與人為善,傻笑不停,她們跟我一樣像四歲小孩笑得瘋瘋癲癲。我已忘記上次一整夜開懷大笑,是什麼時候。

    我其實沒有忘記。只是不想記得那夜和誰在一起。

    第二天清早,利亞問我們一整晚聊什麼好笑的。“男人……所有與戀愛無關的男人。”

    (Facebook:卡比小姐)

    卡    比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