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金鏤曲
輓詩一首送饒公宗頤先生仙遊
悼饒宗頤先生
敬悼饒宗頤先生
(西窗小語)霍梅尼追殺《撒旦詩篇》作者
(幸福魔法)情人節限定愛情故事
(斷章寫義)讀報還能從娃抓起?
(浮生光景)歷史既視感
(無聲喧嘩)味覺失調
(一寂之地)情人節
(筆雯集)乾椹楊沛 焦飯陳遺
(尋樂人生)你說怎麽辦?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8 2月14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浮生光景)歷史既視感

小 脂


時空穿越的幻覺

歷史既視感

    澳門藝術博物館現正舉行“大閱風儀”展覽,展出清代皇家武備,包括多把刀劍。那天參觀時,赫然發現有一兩把刀刀身上似乎仍留着血漬。為怕自己搞錯,我特意細心多看幾遍,頗肯定那是血漬,不像是鐵銹。

    當肯定是血漬時,我很震驚,一下子從看藝術品和文物的悠閒雅致心情,拉回到血腥的現實世界,意識到自己正在看的這把刀是武器,無論它的配件如何華貴、工藝如何精美,置人於死地才是它誕生的目的。而那些斑斑血漬告訴我,它不僅用作榮耀裝飾,更是實實在在曾經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利器。那些血,可能來自動物,可能來自人類,不管如何,這是把名副其實的兇器。幾百年後,當它以文物的身份被人橫放於嚴肅堂皇的展覽廳裡供人瞻仰,擺脱了狩獵森林和動物屍體,又或者,征伐沙場與敵人骸骨的背景,彷彿獲得了某種合法的光環。我們都有學習一種叫做“歷史”的東西,但甚麼是歷史?是幾個成王敗寇的一將功成萬骨枯,還是蘋果跌下來的天才創意發現?直到看到這把染血的刀,我才醒悟到,哦,這就是歷史。

    歷史當然沾滿血,這是毋庸矯情感嘆的,只是生於和平年代的我們,猛然於一個展覽廳昏黃燈光中辨認出殺戮的血漬,彷彿時空穿越般的既視感幻覺,真是把幾百年的歷史,歷現於一剎那之間,心頭不禁一股寒氣冒出……

    小    脂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