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金鏤曲
輓詩一首送饒公宗頤先生仙遊
悼饒宗頤先生
敬悼饒宗頤先生
(西窗小語)霍梅尼追殺《撒旦詩篇》作者
(幸福魔法)情人節限定愛情故事
(斷章寫義)讀報還能從娃抓起?
(浮生光景)歷史既視感
(無聲喧嘩)味覺失調
(一寂之地)情人節
(筆雯集)乾椹楊沛 焦飯陳遺
(尋樂人生)你說怎麽辦?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8 2月14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尋樂人生)你說怎麽辦?

沈尚青

你說怎麽辦?

    同一位街坊閒聊每星期把店舖關門一天,這一天的休閒活動是什麼,這位中年街坊很老實的回答:去賭場搖角子機。

    這引起我的好奇,每星期都去,會贏錢嗎?

    “賭場哪會讓你贏?總是輸的多。”

    “輸錢還要去?”

    “因為好玩。我每次帶兩千多元入場,輸光了便走。當付娛樂費。”

    這是罕有的理性賭徒。之前聽他抱怨做手作的舖一直在加租,但他每月在賭場“消費”大半個月租金,實難理解。何以角子機如此吸引?

    街坊解釋,現今的角子機,添加了打機元素,日新月異,有人物有情節,比手遊更精彩刺激。進入其中,樂而忘返,很快就一天。

    他又透露一個我不知道的社區秘密:“你從不入賭場,不知有多少本地人賭,哪天入去逛逛,随便可以同十個八個街坊打招呼。”他張三李四的講出一些人物,聽到一位長者的名,我睜大眼睛:很意外。

    想起兩年前去世的同樓獨身阿伯,每逢社保出糧就入賭場進貢,原來阿嬸阿婆可能更爛賭;附近做攤販的,開小店的,據知不少人都是賭場常客。據說十六浦是不少外勞家傭下班放假打躉之地。男街坊道出一個令人憂慮的現象:賭博遊戲化/打機化,澳門年輕人喜歡打機,那些寫角子機程式的人,很有針對性,遊戲不斷推陳出新,澳門賭徒生力軍將源源供應……

    就如阿富汗之輸出鴉片,自身國民亦大量成癮君子一樣;賭城澳門居民,尤其青少年兒童長年暴露於博彩環境下,耳濡目染,參與賭博的機率肯定高於其他地區。但教育當局與教育工作者在防賭工作上顯然束手無策,因沒有或沒法直面現實:如何向學子解釋賭博對社會家庭之禍害。    澳門從事博彩業者眾,很難在學校宣傳“賭博害人,可令人傾家蕩產,葬送一生”,因為學生中總有一名家庭成員或熟人任職博彩業。討論家長從事有害行業是個敏感而尷尬的問題,於是學校對賭害問題選擇緘默,假設其不存在於社區中。於是,到孩子長大到可以入賭場的年齢,毋須山長水遠,左右總有一家,他們淪為賭徒的機率不低。

    你說怎麽辦?

    沈尚青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