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5版:澳聞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私家車鐵馬互撼騎士重創
港澳青年骨幹培訓穗開班
秉承法治原則 踐行契約責任
葡畫家展陸軍俱樂部開幕
男子涉兩地牌詐騙待判
內地婦賭場偷竊判囚不准緩刑
四季推法式精緻下午茶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8 6月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秉承法治原則 踐行契約責任

澳門大學法學院教授 蔣朝陽

    秉承法治原則  踐行契約責任

    五月廿三日,終審法院公佈第7/2018號案的合議庭裁判,“海一居”所處的黑沙環填海區地段的承批人保利達洋行有限公司,針對行政長官二○一六年一月廿六日所作的宣告該地段臨時批給失效的批示,向終審法院提起司法裁判的上訴敗訴。

    至此,承批人針對政府所做的宣告該地段臨時批給失效批示的一系列行政司法上訴,均以承批人敗訴為結果,塵埃落定。

    終審法院的裁判符合法治原則。就法治而言,理論上有形式法治和實質之分,但就現實生效的法律而言,司法恪守法律的規定裁判,就是維護法治原則。在本案中,終審法院的裁判再一次確定處理有關土地臨時批給失效的原則,維護“新土地法”的適用和澳門土地法律秩序。

    一、因期限屆滿而宣告失效的情況,適用新法。根據“新土地法”規定,土地臨時批給期限的最高期限為廿五年,原則上不得續期。因此,臨時批給期限屆滿,行政長官應宣告臨時批給合同失效。

    二、在臨時批給中,政府與承批人訂立利用期間和條款,當承批人未能在合同期間內按照合同規定完成土地的利用;又或者,若合同未有規定,則在“新土地法”第一○四條第三款所規定的一百五十日期間屆滿之後,不管是否曾經科處罰款,臨時批給均告失效。即是說,如行政長官認為在合同期間內,事先訂定的利用條款未獲履行,應宣告臨時批給合同失效。

    三、在臨時批給期限屆滿前,對都市性土地或具有都市利益的土地利用,需由承批人提交房地產使用准照予證明後,臨時批給才轉為確定批給。如果承批人未能提交房地產使用准照,那麼基於臨時批給期間屆滿,行政長官就有權宣告臨時批給失效,無須查明相關利用條款是否因不可歸責於承批人的原因而未獲履行,即無須查明承批人是否有過錯,或者行政當局是否有過錯,又或者是否因意外情況,或不可抗力而導致未進行土地利用。

    四、土地利用期限可以中止或延長,但臨時批給期限不能中止或延長。基於不可歸責於承批人且行政長官認為充分的理由,則應承批人的申請,行政長官可批准中止或延長土地利用的期間。但法律沒有任何規定,允許行政長官在認為未進行土地利用的原因不可歸責於承批人的情況下,批准延長或中止土地臨時批給期限(廿五年)。因此,在臨時土地批給期間內,土地利用期即使經批准中止或延長,也不能超過臨時批給期限(廿五年)的限制。

    從實質法治而言,終審法院的裁判也全部駁回承批人提出的其他理由,認定承批人有最低限度的土地利用,政府應恢復承批人在行政合同中的財政平衡,以及宣告批給失效行為存在有關瑕疵等主張均不成立,秉承了實質法治的正義。

    就案件的事實來看,有關“海一居”的土地批給從一九九○年開始產生效力,當時該地段被用於工業設施;然而十四年後,承批人捨棄其工業設施的性質,於二○○六年申請將批給用途改為興建商業及住宅建築,並獲批准。當時,廿五年的批給期限已經過了十六年。

    同時,重新批准的土地利用期為九十六個月,遠多於其他批給的十八個月至四十八個月的利用期。這樣,承批人有大約九年九個月的時間,完成帶有十八幢塔樓的建築工程。但直至二○一三年八月廿九日,承批人的相關計劃獲得批准,二○一四年一月二日獲批地基工程准照。

    因此,事實上到二○一五年十二月廿五日,該土地臨時批給期間屆滿時,承批人不可能完成“海一居”帶有十八幢塔樓的建築工程。儘管如此,法院也不可能以承批人事先與樓花購買者簽訂樓花預約買賣合約的事實來改變法律規定,這也是法治原則不允許的。

    應該看到,承批人針對政府宣告臨時批給失效批示的一系列行政司法上訴,屬於承批人與政府之間的行政司法爭議,當終審法院的裁判轉為確定裁判後,就會對政府、承批人及相關第三人產生影響。

    第一,對政府而言,有執行終審法院確定裁判的權利和責任,原“海一居”所在的土地必須收回。

    第二,對承批人而言,就有關爭議之實體關係在訴訟程序中具強制力,且在主體、請求及訴因方面排除重複提起訴訟。

    這就意味着,就針對政府宣告臨時批給失效批示而言,對承批人相關的司法救濟途徑已經窮盡,有關當事人應該服從和履行裁判所確定的義務和責任。當然,這並不妨礙有關當事人在現有法律秩序中,主張因特區政府有過錯的不法行為遭受損失時,獲得賠償的權利。

    第三,當終審法院的裁判轉為確定後,原“海一居”所在的土地被政府收回,相關准照相應失效,“海一居”這一樓盤已不復存在。由於“標的不能”,承批人無法履行與原樓花購買者簽訂的樓花預約買賣合約,原樓花購買者也無法實現“按合約收樓”。在此情況下,承批人與原樓花購買者抓緊協商樓花預約買賣合約的賠償事宜,正是踐行契約精神的積極行為。否則,因承批人的“履約不能”,又不予依法按約賠償而導致群體性社會公共事件,將是維護澳門特區繁榮穩定的社會各界人士都不願意看到。

    澳門大學法學院教授   蔣朝陽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