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F04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文化生活)聽韓牧的對話
(西窗小語)連鎖反應下中國購預警機
(句句是甘)再無朋友,只餘網友
(斷章寫義)怎一個“災”字了得
(聲色點擊)撩亂春愁如柳絮
(榕樹頭)洞庭湖畔
(亂世備忘)電器與老婆
(筆雯集)寇卻例簿 呂置夾囊
(夢裡聽風)一座島的消失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8 12月20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聲色點擊)撩亂春愁如柳絮

王 和

撩亂春愁如柳絮

    “白雪紛紛何所似”?“撒鹽空中差可擬”,“未若柳絮因風起”。這是《世說新語》謝道韞傳世的詠絮故事。從來都覺得撒鹽空中的比擬甚差勁,直到前些年,澳門曾有幸降溫接近零度,看到打在車上擋風玻璃的“霰”粒,才知此擬不差。在這裡,有看過木棉飛絮的,卻沒看過因風而起的柳絮(很奇怪,南蠻偏遠之地也不乏柳樹,卻從來也不覺有柳絮飛揚的日子)。

    那年春天到上海,因事參觀上海公園。甫入園便看到漫天飛絮,原來是公園的湖邊栽滿了柳樹。這正是枝頭白絮遠颺之時,才走了十來步,便有“拂了一身還滿”的愁緒,隨風而起的柳絮,真的有“飛花滿城春”的威勢,不過是換了一片皚皚的白色哀愁,瀰漫在溫濕的空氣中。

    再好的時光也有逝去的一天,在渴望繁華興盛的浪濤裡,我們的“魂”被點點滴滴的淘走,直到有一天,照着鏡子也認不出自己來,我們就已經被滅掉了。至於我們這一族,曾經綻放過光亮,在新世紀的前後,更被鍍上艷麗的金色,像那朵沒有香氣的巨型蓮花,矗立在那光禿禿的廣場上般的給供着,然而“魂”這回事怎跟這種二愣子說呢!儘管我族英傑輩出,各騁一己之力挽狂瀾於既倒,最終逃不過被洪流融合的命運,最後這朵沒有香氣的花也會失去意義。

    流放沅湘之間多年,與魚蝦龜鱉為侶,徒好追芷逐蕙,忽見族魂淌血飄然而至,還不知是否當年的相識呢?春雨後,簷上的燕巢又來了一雙燕子,卻不知是否去年那雙。偶然想起,北國此時的柳絮,都應該載着皚皚的春愁因風而起吧!只是這種愁也只能在往昔的夢裡尋了。

    王    和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