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F04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文化生活)聽韓牧的對話
(西窗小語)連鎖反應下中國購預警機
(句句是甘)再無朋友,只餘網友
(斷章寫義)怎一個“災”字了得
(聲色點擊)撩亂春愁如柳絮
(榕樹頭)洞庭湖畔
(亂世備忘)電器與老婆
(筆雯集)寇卻例簿 呂置夾囊
(夢裡聽風)一座島的消失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8 12月20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夢裡聽風)一座島的消失

谷 雨

一座島的消失

    那日的朋友圈被李詠承包了,以他的突然離世。於外人而言是很突然,但抗爭了十七個月,對於家人來說,每日眼見親人一點點衰敗,在痛苦線上掙扎,一點都不“突然”。

    父親從被查驗出得了癌症到全身擴散,大概是兩年;從擴散到去世,一年半。看着親人受苦,除了祈求奇跡,只能暗自希望他最終不是死於癌症而是因為心臟衰竭而去。是的,他心臟衰弱多年,做女兒的在這種時候希望,要是命中注定他只能走的話,請不要讓他受盡折磨,至少不要那麼痛。菩薩慈悲,允了這祈求。

    床,病床就如一座孤島。你的親人在上面,只隔着幾釐米,哪怕你就坐在他身邊,坐在床上,與他都如隔了一個了無邊際的太平洋。你可以做的其實很少,痛是他的,嘔吐是他的,失禁是他的,喘息是他的,你能做的,只是換一下尿片,餵幾口飯,擦擦汗,說一些空洞的安慰的話。早些時,當一切還沒那麼糟,還可以推他去公園,或在客廳裡看你寫字,他還有力氣批評一下:你的字太胖,要收緊點。還可以在床上看你買的抗日神劇或是看完一套《琅琊榜》,BBC的紀錄片什麼的。

    越到後來,越無助,於你於他都是。最後,你們失去了彼此。那本已遙遠卻仍可以相望的島,也從你的生命中徹底消失了。

    父親去世半年多,還會突然念起他,然後悲痛得窒息一般。甚至陽光很好,很開心的一天,因為某個同事放在桌上給我增肥的一份桑寄生蛋茶,就毫無徵兆地悲傷到痛哭起來。

    Isabel說:“他會與你同在,每分每秒。就如我爸一樣。另外,今天你突然這麼想你爸,一定是新燙了頭髮把你爸逗笑了吧。”

    看着手機的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雖然上面的字被眼裡的淚洇得變了形。

    谷    雨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