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冷月無聲)福隆新街也有日本藝妓
(荆棘與綺夢)消弭界限
(二弦)和“香港腳”狹路相逢
(四方聽音)滾動二十年
(聲色點擊)冬桑葉與桑白皮
(賭場內外)博彩業呈現可喜變化
(板樟堂忘情書)高水平策劃與執行力
(筆雯集)臥牀逸少 升座延明
(此情可待)但其實雙方各有各冀望怎麼辦?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月12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荆棘與綺夢)消弭界限

葛 歌

消弭界限

    夜色裡,我看到所有亮着燈的街道、城區延伸到海邊,在港口匯集成清晰的邊界,區隔出黑色的大海與這片歷史悠久的陸地。此時,無論是海、陸地和時間,都能讓人產生“無限”的感覺。

    這是我度過最好的夏天,在土耳其一個港口小鎮。不在於那些秘密沙灘,那些華美的拜占庭風格岩窟教堂;不在於新奇的異域風俗,以及強烈的中西文化衝擊;亦不在於無人知曉的寧靜,或是一期一會的短暫遇見與告別。而是在這裡,我感受到真正的“界限消失”了。

    這些年來,在我們國家看到的是被劃分得越來越清晰的界限,區分地域、性別、身份、年齡、語言……形成對世界的認知和判斷變得愈來愈狹隘。人們呈現出來的隔離和分裂,出乎想像。不知怎回事,我們竟如此熱衷於給自己劃界線,貼上標籤。

    而在這個時代感和地域感都模糊的地方,這些界限消失了,也不知道這裡的人們是怎麼做到的。反正也沒人在乎這個。他們身上有我嚮往的文明:他們做好自己,不評判別人,也絕不從別人身上獲取優越感。每個人看起來都是一個“世界人”,甚至性別對他們來說都是不重要的,他們快樂又自由。

    這與那些時常刺激我反感、敵意、隔閡、困惑和焦慮的地方不一樣。

    他們讓我更加肯定的是:既然無法選擇出生在這樣的地方,那就努力在自己身上克服一個時代,盡可能減少自己身上的地域印記,慢慢消弭身體中潛意識與無意識的國家和地域界限,拋棄地域習慣和眼光去生活與寫作。不斷探索和突破寫作的文體、語言和風格。慢慢消弭性別的墨守成規,去接受自己的性別本身,還要跨越性別之間的障礙。

    去面向更寬闊的世界,像惠特曼說的,“做一個世界水手,奔赴所有港口。”

    葛    歌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