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相對電影人
德定圃保
意在筆前,情在畫外
策展前言:《朗讀空間計劃——灣澳填寫》(節錄)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3月19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相對電影人

當 娜


《影像回響》,伊薩基 · 拉庫埃斯塔作品。


《記憶的畫面》,河瀬直美作品。

    相對電影人

    今年年初在龐比度現代藝術中心展出的《相對電影人》錄像裝置展覽,展出了日本河瀬直美和西班牙伊薩基 · 拉庫埃斯塔兩位電影藝術家的錄像裝置作品。這個展覽雖然所佔的面積不大,但總體規劃考究,以一個作品通向另一個的擺放方式,使各個作品之間緊密聯繫、環環相扣,引導着觀衆的欣賞路線,一步步深入到展覽的核心,感受強烈的藝術魅力。

    河瀬直美(Naomi Kawase,1969-)是日本著名電影導演,出生並定居在奈良縣。她的作品多從個人經驗出發,常常表現出人類與自然的緊密結合,追求“天人合一” 的境界,所以不論是電影還是紀錄片,都充滿大自然氣息。

    在正對展覽入口的一面牆上,有四個大字,用巨型毛筆寫成,很引人注目,牆的最左邊裝有一小屏幕,播放着開幕式時,日本藝術家河瀬直美表演的行爲藝術,這就是《書法》。直美擅長日本書法,這内藏禪學的藝術,源於中國,在日本從奈良縣開始發展起來,到現在那裏一帶地區——直美的故鄉,仍保持着這傳統,那裏的桑樹用以製造和紙,筆和墨也是那裏的出品。展覽開幕上,直美身穿禮服,操着像掃把那樣的大毛筆,蘸一大盆墨水,現場寫了春、夏、秋、冬四個大字,用以介紹她的作品,這個過程被拍成了錄像,和她的裝置一同展出,成爲了行爲藝術。這面牆的後面,就是《春夏秋冬》。

    《春夏秋冬》由兩面高牆圍成一條彎而窄的走廊,錄像就投影在這走廊的一面牆上,奈良有的是上百年的古樹林,藝術家常常在那裏遊玩,四部投影機把這樹林四季的景象,以全景方式展示;豐富光影與色彩隨着明顯的四季而變化,大自然令人舒適的氛圍和音響伴隨着觀衆緩緩地通過這走廊,日本森林在眼前不斷翻騰變動,時間與空間、遠和近、長和短的縮合,帶動着觀衆的感官功能,就像走進了時光隧道,深深地陶醉在作者精心營造的藝術世界裏。這四季走廊彎彎的形態,靈感來自半彎的月亮,通向象徵太陽的《記憶的畫面》。

    《記憶的畫面》是她回歸傳統電影表現手法之作,從她自己的電影作品裏剪輯出來的片段,分別投影在組成一個圓圈的二十四個屏幕上,每一秒鐘同時展示二十四個變換的畫面,形成一個影像的競技場,觀衆被禁止進入這個圓圈之内,而影像在裏面投射,所以在欣賞這些影片之前,給觀衆第一印象的是屏幕所圍成的裝置外表,這些屏幕由九百六十張日本和紙拼成,是奈良縣吉野町的出品,表露出作者的傳統文化根基,每一張紙上有世界各地的人以各種文字簽名,象徵着藝術家由日本的奈良縣出發,走向世界。投影當中有她的第一部電影作品,受奈良縣的環境氛圍影響最深,她自己獨自手持攝影機拍攝,另一隻手觸摸被拍的對象,讓她自己和她影片中的世界結合起來,這個以往的氛圍、形象、風景及藝術家的手,今天重現在和紙上,來到巴黎,來到我們的面前。

    伊薩基 · 拉庫埃斯塔(Isaki Lacuesta,1975-)是西班牙導演、編劇。出生於加泰羅尼亞。代表作品有《時間的傳說》、《雙重的腳步》、《死囚》等。

    《雙重影片》,在一面牆上七個屏幕,每一個屏幕上同時放映兩部影片。“雙重”和“二元”是伊薩基創作的核心,從他的第一部電影開始,他就對形象、地點和故事進行重複,從不同的角度重演已經出現過的片段,以各種調查和研究強調着重複的經驗,重新回到過去,以多個方式設計同一個想法,或以不同手法拍攝同一部影片,一個方案衍生出兩個作品,同一張面孔在兩部相隔十二年的影片中出現,同一個情節有兩個不同結局的版本。展覽從《雙重影片》開始,到《影像回響》,藝術家把觀衆引入他的影像世界中,沉浸在回歸、對稱、相反和鏡像的幻境中。

    《影像回響》在一個窄而長的展示空間内,在相鄰的三面牆上,分別投上七個巨型的投影,這些片段是伊薩基從南非、俄羅斯、古巴、卡塔爾、西班牙等地拍攝得來,回應龐比度藝術中心對他提出的問題:“你在哪裏?”他説道:“我同時在這裏和那裏。” 作者認爲“ 影像回響”就是拍攝到的影像,能讓他回想起一些他沒有拍攝過但曾經見過的影像,伊薩基相信,電影常常表現出這種雙重性:一個人能同時在兩個不同的時空出現,這種經驗,對他來説,是電影引人入勝之處。

    《日子之間》在位於展覽的中心,一個兩邊半圓的圍板圍成一個圓形的小展廳,在一邊的圍板圍内,七個小屏幕,以伊薩基和河瀬直美的通信為主題,分別拍成七部影片,回顧及反映出兩位藝術家在二○○八年及二○○九年的交流活動,另一邊就是河瀬直美和伊薩基 · 拉庫埃斯塔的展覽簡介。伊薩基說:“從電影《沙拉》,我發現了直美的電影藝術,它令我着迷是因為其内在的動力,女導演的幽默感,她即使拍一段下雨的影片也充滿陽光。從她的第一封信開始就令我入迷,我對她產生信任感,渴望跟她分享我認爲最珍貴的東西。”

    這個兩位導演的裝置藝術展覽,對觀衆來説,是一種全新的體驗,重新審視電影藝術的另一種表達方式,兩位藝術家文化背景差別很大,雙方作品對比強烈,但他們惺惺相惜,互相欣賞學習、互相影響,而造就了這次展覽,體現對立統一關係,相對於電影與經濟利益的緊密結合,辦藝術展覽對電影導演來說是嶄新的嘗試,也爲龐比度中心的展覽史添上精彩的一筆。

    當    娜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