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1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詩話)先鋒廟的定場詩
(西窗小語)法庭判決瓦解工人集體談判權
(燕堂夜話)教學者如扶醉人
(娛情未了)人生怎能沒演技?
(雕刻時光)克魯亞克的中年危機
(克萊因瓶)自然博物館
(若無其事)未 來
(筆雯集)芳留玉帶 琳卜金甌
(信步由之)好聚好散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3月19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克萊因瓶)自然博物館

李 懿

自然博物館

    需要穿過公園裡一片盛開的櫻花樹,與徘徊在樹下的老人們,才能見到自然博物館。我沿着花道行走時,正是午後日光最劇烈的時刻,兩旁花叢在我的視線中,模糊成鮮嫩的雲團。面朝向天空正中央的太陽,半盲的我,便是依靠着粉色的記憶前進的。

    博物館是死去時間的陳屍處。但在此以前,我並不知道,那逝去時間的殘骸,竟也不能從時間潮汐中逃脫,仍在慢慢腐爛着:與兩三年前相比,自然博物館顯得陳舊了許多,連透過落地玻璃的光線似乎也褪了色,不再似從前那樣明亮了;斜坡兩側,供人觀賞的標本、模型,湊近時能發覺毛髮經歷了太多愛撫,變得雜亂、稀疏了起來,好不可憐;垂掛在天花板上巨大的鯨魚與翼手龍,也不過是塑料玩具罷了,連一點荒誕的夢幻也無法激蕩起來……

    然而孩童是興奮的。春遊的學生們,尖聲叫嚷、四處遊蕩,或是趴在古木化石上休憩。我聽見一個女孩子指着玻璃櫃裡的人骨標本喊道:“這是魔鬼!”語氣卻帶着雀躍的歡欣。若是有人與她說:“這具潔白無瑕的骷髏,曾支撐一個活人的血肉在世上走動。它埋在你我身體內,無一例外。”要是這樣說了,小女孩會有什麼反應呢?

    無數動物的骸骨,分不清是化石還是純粹剔乾淨了的骨頭,陳列在玻璃櫃內——一個無窗的展室,連燈光也是黃色的,彷彿與骸骨相對應的便是黃昏,日薄西山,生存沉重的結尾。一種安撫人心的靜謐浮在空氣裡,連陰影也是美妙的,自有其優雅之處。

    我見到僧帽水母的塑膠身體,霓虹般絢麗的色彩,在黑暗展廳深處閃爍着怪誕的光。讓我想起小時候在海邊玩耍,回住所淋浴時,從頭髮上洗下了許多透明、柔軟的白色水母。牠們在浴缸裡死去,無妄之災。

    李    懿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