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6版:馬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珍珠勁旺爛地發威
場地偏差內欄佔優
小芋圓大熟勇連捷
皇庭之寶步大力雄
冼文諾停賽一日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4月15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冼文諾停賽一日

    冼文諾停賽一日

    二○一九年四月十三日(星期六)草地日賽受薪董事報告

    場地掛牌:A跑道“爛地”(場地讀數為4.54)

    一般事項

    於是日賽事,騎師梁家偉被要求提供尿液樣本。

    更換騎師

    由於騎師柏古素被小組着令退出賽事,小組批准以下騎師補替:

    第一場:“珍珠精彩”(梁家偉)

    第二場:“大戰士”(黎家駒)

    第六場:“國源之星”(中野省吾)

    馬匹退出

    第二場:“土豪來了”左前足不良於行,於四月十二日下午二時十五分退出。

    第三場:“阿方索”右前足不良於行,於四月十三日上午七時二十分退出。

    上述馬匹十一日不准出賽,直至取得健康證明。

    力奇寶寶場地失利

    第一場  一千二百米

    “力奇寶寶”(馬雅)躍出笨拙,向外斜跑並撞着“江山玉龍”。騎師報告,認為座騎不喜是日爛地情況,並在不太軟的場地作賽表現較佳。被抽樣檢驗。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

    “江河豐采”(見習騎師張志立)起步後不久外閃。

    “赤虹赤”(陳卓鋒)起步後不久,被“江山玉龍”阻及。當時,“江山玉龍”被“力奇寶寶”帶向外,而“力奇寶寶”則被外閃一段短途程的“江河豐采”帶向外。全程在無遮擋下走外疊。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練馬師梁國浩被告知須於四月十四日將該駒送往馬醫院作詳細檢驗。

    “聯安之威”(韋爾納)早段及中段搶口,接近八百米處當不利地貼近輕微向外斜跑的“聯安興城”後蹄時須收慢。接近四百米處低俯。

    江山玉龍斜跑阻人

    “小芋圓”(恩利克)接近八百米處須收慢避開“得運無窮”後蹄。當時,“得運無窮”被“江山玉龍”輕微帶向內,而“江山玉龍”在“得運無窮”外側窄位競跑時輕微向內斜跑。“江山玉龍”騎師冼文諾被告知日後在類似情況下須更小心。

    “珍珠精彩”(梁家偉)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

    “江河八寶”(黎家駒)接近一百五十米處一度於受催策下有內閃傾向的“力奇寶寶”內側窄位競跑。隨後於最後一百米處受催策下有內閃傾向,接近廿五米處,須收慢避開“高風亮節”後蹄。“聯安興城”(中野省吾)於最後直路受催策下有外閃傾向。

    第二場  一千二百米

    “承讓”(冼文諾)於閘前重新上鞍,早段及中段搶口。

    “創新福友”(何華麟)於閘前重新上鞍。接近五百米處一度在“衛星老闆”與“大戰士”之間窄位競跑時須收慢。當時,“大戰士”不利地貼近正墮退的“榮華東方”後蹄位置時輕微向內斜跑。尾隨“英記好友”因而須收慢。

    “榮華東方”(蔡義武)躍出時與“大戰士”撞着。

    “槍法超群”(陳卓鋒)躍出時起擒並失地。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衛星老闆”(恩利克)躍出時失蹄。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

    “英記好友”(林凱)接近五百米處收慢,避開“創新福友”後蹄。

    搵到剩到沿途受困

    “搵到剩到”(見習騎師張志立)轉最後直路彎及在最後直路早段受困,並未能改善上前,直至接近三百米處,向外斜跑繞過“恒豐之星”後蹄以望空。

    “好運好友”(史偉恩)轉最後直路彎時走外疊。

    “恒豐之星”(梁家偉)全程在無遮擋下走外疊。

    第三場  一千五百米

    “珍珠勁旺”(冼文諾)於閘前重新上鞍。

    “江河縱橫”(黎家駒)躍出時被“東方盈喜”撞着。

    “玫瑰金”(馬雅)、“金槍皇”(梁家偉)起步稍慢。早段及中段搶口。

    “東方盈喜”(蔡義武)躍出時與“江河縱橫”互相碰撞。全程在無遮擋下走外疊。接近五百米處當不利地貼近“盛惠”後蹄時被帶至較外疊並須收慢。當時,“盛惠”不利地貼近“勁威王”後蹄而須收慢並向外斜跑。當時,“勁威王”嚴重失蹄並迅速失地。考慮所有情況後小組未作進一步行動。

    勁威王受擠撞失蹄

    “勁威王”(史偉恩)接近一千二百五十米處,當被向內斜跑的“東方盈喜”擠迫時,一度在窄位競跑,並觸及“柏雪寶貝”後庄。考慮所有情況後,“東方盈喜”騎師蔡義武因引致不必要的擠迫而被嚴厲譴責,並進一步被告知,日後再犯,小組將採取進一步行動。“勁威王”接近一千一百米,被向內斜跑的“東方盈喜”撞着。接近五百米處嚴重失蹄。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

    “滿貫福星”(恩利克)左前蹄鐵鬆脫。

    閃耀陽光起步大漏

    第四場  一千五百米

    賽後研訊燈號亮起,以讓小組察看“閃耀陽光”(陳卓鋒)是否有公平起步機會。證據顯示起步時“閃耀陽光”逕自屹立不動,漏閘一段頗長途程。於考慮所有情況,小組認為該駒有公平起步機會,因而宣佈覆磅完畢。

    “閃耀陽光”(陳卓鋒)逕自屹立不動,漏閘一段頗長途程。練馬師王君適被告知該駒十一日不准出賽,直至試閘至小組滿意。

    “但求財”(韋爾納)、“艾卡爾”(史偉恩)起步緩慢。“滿貫精彩”(何華麟)轉首彎時走外疊。

    第一名馬末段拉停

    “第一名馬”(恩利克)由六百米處嚴重墮退,在最後直路上收慢後再無參與競逐。

    騎師報告,座騎起步良好,在領先位置走勢強勁。惟接近六百米處催策座騎時開始失蹄,並迅即墮退。彼補充,在最後直路上關注座騎可能流鼻血,並選擇收慢座騎,再無參與競逐。認為座騎不適應是日的爛地,現階段可能較適合更短途程賽事。

    練馬師王君適告知,該駒不適應是日的場地,可能較適合更短途程賽事。小組記錄彼等解釋。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練馬師王君適被告知,須於四月十四日將該駒送往馬醫院作詳細檢驗。

    “天下響”(見習騎師張志立)接近五百米處,不利地貼近呈疲態的“第一名馬”後蹄位置時須勒避。

    “珍珠強勁”(冼文諾)接近五百米處,被“聯安之寶”迫至較外疊。當時,“聯安之寶”向外斜跑繞過“滿貫精彩”後蹄以改善上前。“聯安之寶”騎師中野省吾被告知,日後於類似情況下須更小心。

    “有趣愉快”(高君濤)跑離四百米處,被“天下響”撞着。當時,“天下響”向外斜跑繞過持續墮退的“第一名馬”後蹄。

    第五場  一千八百米

    “靚得開心”(馬雅)躍出時與“套路專家”(見習騎師張志立)互相碰撞。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套路專家”跑離二百五十米處須勒避。

    “金永勝”(何華麟)跑離五百米處在無遮擋下走外疊。

    冼文諾不小心策騎

    小組就跑離二百五十米處“套路專家”(見習騎師張志立)須勒避事件進行研訊。

    “轟天雷”騎師冼文諾承認違反澳門賽馬會賽事規例第132(i)條不小心策騎,細節為跑離二百五十米處彼在未有足夠帶離“細路”(梁家偉)情況下容許座騎向內斜跑,使“細路”受擠迫並被帶向內至“套路專家”(見習騎師張志立),“套路專家”須勒避。騎師冼文諾被判罰於四月二十日停賽一個賽事日。小組考慮到彼認罪、彼之紀錄、干擾程度及事件時座騎的表現,因而有此判決。彼被告知有權提出上訴。

    第六場  一千五百米

    “興深”(林凱)躍出時起擒,跑離七百米處走勢強勁,不利地貼近“翡冷翠”後蹄位置時須收慢。當時,“翡冷翠”被“佐真易”輕微帶向外,儘管騎師已盡力控制,“佐真易”仍外閃。考慮所有情況,小組不作進一步行動。

    “鼎豐”(見習騎師張志立)躍出時受擠迫。跑離八百米處不利地貼近“進威星”後蹄位置時須收慢。尾隨“國源之星”因而亦須收慢。

    “好瑩好瑩”(陳卓鋒)躍出時在均輕微斜跑的“榮華煌昌”與“翡冷翠”之間受阻。

    “順風”(韋爾納)跑離八百米處在無遮擋下走外疊。

    “國源之星”(中野省吾)跑離八百米處須收慢避開“鼎豐”後蹄。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

    “進威星”(梁家偉)中段搶口。“佐真易”(史偉恩)跑離五百米處有外閃傾向。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惟競賽期間左前蹄鐵鬆脫。

    “翡冷翠”(冼文諾)跑離四百米處在“順風”與“佐真易”之間受擠迫時須收慢。當時,儘管騎師已盡力控制,“佐真易”仍外閃。考慮所有情況,尤其“佐真易”的表現,小組不作進一步行動。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