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8版:視野 上一版3  
      本版標題導航
夢遊中的歐盟
像他這樣一位總統
被迫政治整合的歐盟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4月15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被迫政治整合的歐盟

陳增濤

    被迫政治整合的歐盟

    上個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歐洲三國,第一站到意大利,和當權的民粹政府簽署“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被許多歐洲媒體稱為打進歐盟的特洛伊木馬。其實,中國對歐盟的外交政策素來就是雙邊談判逐個擊破;其原因非常簡單,歐盟的經濟大小雖然和美國不相仲伯,從政治角度來看卻並非是一個整體,和個別歐盟成員國直接交往,中國可以削弱對方的談判籌碼。但在當今世界政治格局下,歐盟的軸心德國和法國對中國的態度越來越強硬,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愛麗舍總統府和習近平會談,出乎意料的邀請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一起出席,其用意就是表達,至少是個象徵,將來歐盟國家將以統一的陣線來面對他們感覺是在咄咄逼人的經濟崛起中的中國。

    其實,中國對歐盟的政治經濟的壓力,在歐盟成立歐元區時,美國的反應已經讓歐元區深有領會。二十世紀美元獨霸世界,不願意看到一個經濟體量和美國相當的歐盟成立一個有機會挑戰美元霸權的歐元區是可以理解的。前陣子美國總統特朗普教唆英國脫歐的言論,激發了德法政界和特朗普的對立。中國對歐盟的態度,和美國對歐元及對英國脫歐的態度,都是國與國之間的 Realpolitik 的體現。在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之際,美國想起了盟友歐盟,中國也想藉慶祝中法結交五十周年之便來借東風。馬克龍亦坦言歐洲的“天真時代已經結束”,直言中國“利用了我們的分歧”。

    為什麼美國和中國對歐盟的態度似乎總是給歐盟施壓呢?因為歐盟是個經濟巨人卻是個政治侏儒。歐盟和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不相伯仲,排名遠遠拋離第三的中國;但在聯合國世界各國國內生產總排名表上,中國排名第二,而歐盟只以它成員國的身份出現。這個現象顯示了一個現實:歐盟並非一個政治實體,但是作為一個有統一貨幣和歐洲央行的歐盟來說,卻又是一個無可質疑的經濟巨人。

    要清晰瞭解歐盟這種非政治實體、卻又是經濟實體雙重性質的組織,需要先回顧一下歐盟的歷史。歐盟全名叫歐洲聯盟,是根據在一九九三年《馬斯特里赫特條約(Treaty of Maastricht)》的生效而成立的。當今執行的是此條約二○○七年的修訂版《里斯本條約》,以代替在二○○五年到○六年間歐盟各成員國公民投票過程中,多國因引發爭議而擱置的《歐盟憲法條約》。歐盟的歷史大致分三個階段,最早可追溯到一九五二年的“歐洲煤鋼共同體”,由西歐的法國、西德、意大利、比利時、荷蘭和盧森堡六國組成。其目的是為維護歐洲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和平,共同掌控煤鋼等重要戰爭物資,也為二戰後重建所需的生產資料提供保障。成員國放棄了部分的主權,是歐洲歷史上第一個擁有超越國家的機構。此後六個成員國在一九六八年建立歐洲經濟共同體,建立成員國的關稅同盟和共同的農業政策。一九七三年英國、愛爾蘭和丹麥加入。第二個階段是從法國社會黨財長德羅爾(Jacques Delors)擔任歐盟委員會的十年,是當今歐洲政治經濟整合的奠基期。一九八五年簽訂十年後生效的消除邊境管控的《申根協定(Schengen Agreement)》,一九九三年正式成立歐盟具有初步國家的機構,包括有決定重大政策方針的歐洲理事會和立法的下議院歐洲議會及執行日常行政的歐盟委員會。《馬斯特里赫特條約》也包括了歐盟,除了英國和丹麥的特殊情況之外,其他歐盟成員國在符合條件下都必須採用歐盟的單一貨幣歐元。歐洲央行在一九九八年成立,歐元於二○○二年正式開始流通,現今歐盟的二十八個成員國中有十九個採用歐元。歐盟的第三個擴大時期是二○○四年到○七年間東歐國家的加盟。蘇聯在一九九一年解體,原來是蘇聯附庸的東歐國家的政治走向民主,其經濟的發展有賴歐盟的投資。

    從歐盟只有六十年的歷史的三個階段來看,可以作出如下的結論:其一,歐盟作為一個自由貿易區,為成員國減除了貿易的障礙。甚至是對於歐洲大陸經濟發展若即若離的英國,也終於在一九七三年加入歐洲各共同體。其二,雖然說當今具有一個聯邦雛形的歐盟政治機構和單一貨幣歐元的採用帶有整個歐洲政經一體化運動的推動的色彩,但由於歐盟的任何重大問題都必須每一成員國同意,《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的內容對於所有歐盟的成員國的政府來說不一定是有利的。其三,除了白俄羅斯和烏克蘭之外,東歐國家一窩蜂的加入歐盟,其中更有斯洛伐克等在華爾街金融風暴後採用歐元為貨幣,正證明歐盟和歐元的吸引力依然存在。

    雖然說歐盟的國內生產總値相當於霸氣的美國,但它一直都給人離不開群龍無首的烏合之眾的印象;其原因是任何一個成員國都有否決權,任何的決定都需要通過協商達成共識。在這情況下,歐盟高層的觀點和成員國的政治現實或執政黨的利益容易出現落差,難免中美認為歐盟只不過是個鬆散的經濟體而已。但一年來的中美貿易碰撞,似乎正悄悄地改變歐盟政治精英的視野。一直被美國政經精英視為歐盟政治整合軟肋的歐元,卻在歐債危機中扮演了穩定歐元區金融的角色。如果沒有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意大利、西班牙等不少歐元區的經濟會受到嚴重的衝擊。希臘左翼聯盟上了台,卻相反的做出一切努力留在歐元區就是為了有大樹可乘涼。英國在脫歐的過程中才發現留在歐盟的好處,其實歐盟六十年的成長正說明了它對於歐盟成員國的經濟利益是多麼的重要。

    一直以來,歐盟成員國的政治整合是曲高和寡的,但這次中美貿易戰似乎喚醒了古老的歐洲。六十年前有先賢諦造歐洲共同體是為了避免戰爭維護和平。今天和中國儒家傳統打交道,除了一個強大的歐盟經濟體之外,一個有相當程度政治和外交的整合的歐盟才是其將來的生存之道。馬克龍只不過把歐盟政治精英所想的講了出來而已。

    陳增濤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