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1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東柳西梆)太后編劇
(西窗小語)傳統車追趕無望另創電動新市場
(聲色點擊)經武始元
(斷章寫義)真假難分?
(句句是甘)中國諾貝爾獎實力作家?
(榕樹頭)丟 棄
(旅遊見聞)巴黎戴高樂機場見聞
(筆雯集)大杖則走!
(夢裡聽風)晚晴樓詩鈔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5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聲色點擊)經武始元

王 和

經武始元

    余有《不器山莊讀書筆記》、《不器山莊學詞札記》兩卷,皆年少時習藝之心得,欲藏之名山,有以傳子孫者也。是時余未諳電腦之術,又乏列印之器,故全為手稿之屬,原稿紙書之有也,A4紙書之亦有也,不拘一格,皆以鋼筆、原子筆、纖維筆等書之,收札以硬身檔案之夾,以為妥當,待來年有空之時再行檢編,惜事與願違,今皆散逸不可尋。哀哉!

    余廬凡遭災者三。初,不器山莊無以為繼,余藏書遭棄者幾近十之七八,筆記文章損失無數,嗣後不器山莊無復存焉,其存者唯篆刻石印一方,曰“不器山莊主人錢浩程王和印”傳世,以資憑念。後余遷居船塢後街,藏遺書逸文於一斗室之中,鏤刻字詞於電腦之屏,天窄地狹亦桃源也,豈料再遭水厄人禍;先是食用水管日久爆裂,於余離家之後,水漫全屋,至於及脛;余自外歸,赫見二犬酣泳於客廳之中,不禁瞠目結舌;余藏書之室亦難倖免,書架下層之書盡皆蒙難,其餘筆記文章諸檔案夾亦水淹過半,尤望半數尚存,或曬晾之後仍能輯之,不意菲籍傭僕竟以為廢紙敝籍而棄之,余方知曉之際,已送堆填區矣!自此余之舊文筆記無存焉!

    余自上月沉痾纏身,不得已赴診醫廬,躺病榻一周有餘,無聊賴之際,每多憶及童稚趣事,青年時與朋友相交之可笑可泣之事,亦憶及受業於諸師長之眷眷情誼。若余一旦腦力衰頹,則憨憨舊事將無復回味,況余近年來於世道、人物、歷史,每多體會針砭,又於武藝、攝影之技多所了悟,此皆欲傳之筆墨,以為耆時嘮叨之資。是有再鑄札記,日錄見聞、舊事、詩文、感悟之文字,以待重歸名山。

    昔年豹隱於市,以有不器山莊。如今山莊不存矣,徒剩蝸居陋宅。然心逾於形外者君子也,故恆有“何陋之有”之嘆。今者札記不復以不器為名,易之以經武,以為始元,是謂《經武札記》。

    王    和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