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3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社會寫真)漲舖租
(圖文配)澳門社團的光輝榜樣
(聲色點擊)轉山轉水轉佛塔
(斷章寫義)再見《木棉樹》
(二弦)酒與詩文
(古今亂炖)從尋根到講故事
(杏林外史)臉腫的一代男神
(素手拈來)一扇窗戶
(筆雯集)田雞東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5月24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社會寫真)漲舖租

輥 生

漲舖租

    在荷蘭園馬路,有一商舖,面積也就十來個平方米,其優勢是帶閣樓又兩面臨街,周邊學校較集中。也許正是這些,前年的時候,商舖的擁有者決定加租,而在此經營的士多店,無法接受所加幅度,幾輪下來,雙方都談不攏,於是一拍而散。

    士多店把旁邊一間閒置的空舖租了下來,簡單裝修後,繼續營業。位置雖偏了點,但租金也相應便宜些,生意卻沒受多少影響,原先幫襯的熟客,尤其是一大幫學生仔,一如既往的捧場。

    而那間商舖,自士多店搬離後,就無人接手,整一年時間都無人問津。第二年,商舖的擁有者不再委託房產仲介招租,而是自己上陣,在招租牌上寫明免仲介費,寫明直租。以為如此一來,就降低客戶的成本,會有人找上門。結果是願望美好,現實殘酷,一個聯繫的電話都沒有。兩年時間,士多店搬走時餘下的紙屑、瓶罐、廢板等垃圾,仍然滿地都是,加上近馬路灰塵多,還結了不少蜘蛛網。隔着玻璃看進去,簡直就是一幅殘破不堪的景象。

    街坊們都說,好在那商舖是社團的,若是私人的,腸子都要悔青。加啥勞什子租,兩年顆粒無收,分文未進。今年社團換屆,新的理事長把租金降到比租給士多店時還要低,直到前幾天,才聽說有人想看舖。

    丟空兩年,要加多少年的租才能彌補回來呢?

    無獨有偶,筆者所在公司樓上也有一間商舖,承租者是個理髮師,開的是一人式髮廊。洗頭、剪髮、染髮,全是他一手打理,樣樣都一肩挑,常看他忙前忙後,默默的開門關門。猜想也是生意一般,不然,怎麼也會請個幫手吧!

    那髮廊的舖主是一位老人,早幾年還時常見其巡舖,可能現在歲數大了,便少出門,把舖子交給兒子管理。其子四十來歲的樣子,據說是玩音樂的,有認識他的同事,笑稱他為“新捕(舖)頭”。“新捕頭”接手就要加租,理由是很多商舖都加租。不過他沒有獅子大開口,只加百分之五。原租金是六千元,等於每月加三百。理髮師聽到後,也沒提出商議或爭辯,而是直接收拾工具、設備走人。

    髮廊本就勉強維持,你加他三百,聽起來雖不多,於理髮師卻是百上加斤,難以承受。“新捕頭”沒想到理髮師會如此乾脆、利索的回絕,有些猝不及防,這根本就不在他的計劃之內。有段時間,“新捕頭”逢熟人就要訴苦,說他因漲舖租之事被老父罵得狗血淋頭。好在“新捕頭”不靠那舖租開飯,不然可就慘了!

    不少舖主,總把加租視為理所應當,而不站在經營者的角度,設身處地的衡量一番。總以為鐵打的舖子流水的客,東家不接西家接。結果折騰來折騰去,受損的往往也有舖主自己一份,甚至長時間無人承接也是常事。所以,加舖租還是慎重一點好!特別是在整體經濟不怎麼景氣的情況下。

    輥    生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