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4版:小說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掌相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5月24日 星期
 
  放大 縮小 默认        

掌相

彭玉豪


    掌相

    一、事業線

    事業線是在手掌中央從手腕附近由下而上、朝中指走向的線,影響一生的事業和運程。

    記得小時候老爸常常拿着他的手,翻來覆去地看,看完左掌看右掌,然後點點頭唸唸有詞自言自語,但一直都不肯告訴他手掌的秘密。最後在高二時有一次始終抗拒不了他的追問,忍不住對他說:“你的‘掌四方,厚中央,薄兼有深,衣祿綿長……’,這是很好的福掌,而且事業線又直又粗、還上下貫通,將來事業應該很暢順,看你先天的命還不錯,但記得要好好勤力用功。”他把手抽回來,嬉皮笑臉地說:“嘻嘻,多謝父親大人指點迷津,既然事業已經注定暢順,那我就不必太過擔心用功了。”嚇得老爸以後再不敢提他的掌相。

    這是十七、八年前的事了吧?他抓抓頭在想,其實他的事業一點都不暢順。中學畢業之後來美國得州大學,讀了五年半拿到了電機工程和電腦工程雙學士,然後先後在三家軟件公司工作,可惜時間都不長:一家倒閉了;一家被別人收購、原來的功臣全被解僱;最後一家是在加州矽谷的大公司。以為可以穩定發展,但公司中人事複雜,派系林立,白人、猶太人、印度人、華人互相勾心鬥角,最令他難過的是華人之間也旗幟分明,內地來的、台灣來的、還有本地出生黃皮白心的香蕉仔更是互相排擠、鬥得你死我活。他從澳門來、無黨無派無靠山,結果在公司中,加班最多的是他,升官卻沒有他的份,幹了這些年,還只是中層偏低的程式設計員。於是,一年多前,他抱着壯士斷臂的精神,決定辭職。他記得很清楚,那天因為整組工作進度嚴重落後,印度主管在會議中拍桌子亂吼,還當着十幾個同事面前,指着他鼻子說他頭大無腦、效率全無,以後要他天天加班,直到計劃完成為止。他緩緩地站起來、慢條斯理笑着說謝謝老闆的賞識,他不幹了。氣得主管眼睛瞪得好大好大,急得鼻子和嘴巴皺在一起,唇上的鬍鬚翹起來微微顫抖,很久都說不出話來,樣子非常好笑。

    他想到這裡嘴角不禁掀起一絲微笑,他的辭職並非是一時的衝動,而是周詳計劃好的。他算過存款,省吃儉用應該可以維持兩三年的生活,最重要的是他希望運用一年的時間專心設計和改良他的新發明。今天坐在拉斯維加斯“國際電子產品展覽會”花了四千多元租來的攤位中,目的就是要展示他的心血結晶——這項前所未有、革命性的新產品,希望有投資者青睞,投入資金,讓他能夠大量生產上市。可是展期的第一天,人們都擠到有名氣公司的大展區趁熱鬧,他的小攤門庭冷落、人流稀疏,讓他有點氣餒,還好旁邊坐着那位特別請來吸引眼球的金髮美女,情深款款地對着他傻笑。藍藍的大眼睛、長長的假睫毛、甜美的笑容、標緻的身材,他想,兩百八十元一天,還算物有所值。

    展會第二天的情況明顯好轉,不少人對金髮美女和他的新發明很有興趣,進出攤位的人絡繹不絕,很多人還興致勃勃地問他產品的詳情。他當然悉心介紹:

    “這是個掌型和掌紋的高速精準識別系統,它用高速高像素的攝像機分辨全手掌的粗細掌紋,再加上高頻電磁波干涉來確認手掌的凹凸厚薄和三維空間定位,最重要的關鍵是我設計的超高速程式,只要零點零四微秒便可以完成分析這些資料、辨認出主人。”

    “你說得很對,這個認掌系統可以用手掌當作個人密碼來使用,它比指紋更方便,在十呎內揮一揮手便可,不必把手指按在感應器上——大家都知道按在機上的指紋會留下痕跡,是可以被不法之徒印取盜用的。”

    “容顔識別?容顏識別可以用來作一般簡單的身份辨認,但根本不能當為個人密碼,因為我隨時都可以按照你的照片,用3D打印出和你面貌相似的面具。”

    “除了識別掌紋用作密碼之外,我的認掌系統還能夠精確地感應到手指和手掌位置的細微變化,可以用來作遙控,坐在電視機前擺擺手便可以轉台調音量,滑手機時連手指都不必碰到手機了,也可以幾個人同時一起玩遊戲,因為它可以識別各人的手掌,用手隔空比劃便可,不必拿控制器,而且因為超高速精準分析,反應極端凖確敏捷。”

    “去年年中已經申報了全球七十多個國家的專利,中國、歐盟、和南非已經獲准,其他地區還在審核中,肯定沒有問題。”

    “歡迎到這邊來親身試試,左手右手都得。”

    他從早到晚興高采烈地解釋他的產品,講得手舞足蹈、囗沫橫飛,不其然發覺圍觀的人中有一高一矮的兩個華人很用心地聽,早上聽完了下午又再回來,還問了不少問題,而且更反覆試用展品,好像要找出它的破綻似的。最後高個子問他:“可以講普通話嗎?”

    他回答說:“我是澳門來的,普通話馬馬虎虎。”

    高個子吃吃笑說:“只要比特首好一點就行。”

    晚上在豪華餐廳內柔和的燈光下,兩人詳細地告訴他,他們是深圳一家著名電子科技公司的高層主管,對他的認掌系統非常有興趣,想將專利權獨家買下。他們出價四百萬美元,而且還想聘他為特聘總監,簽約兩年,主要負責將此項產品和公司開發中的保密系統整合,日後獨霸市場。

    他聽了之後,一方面非常興奮,嘔心瀝血創造出來的產品有人欣賞,使他有種說不出來的成就感。但另一方面卻不知道如何是好,本來只是想找投資人資助開發,現在不單止把發明賣斷了,還要搬家、搬到新公司上班——他來了美國十多年,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要短期內連根拔起搬回國內,不知能否適應。他正猶豫不決之際,矮主管提醒他總監職位薪水比照美國標凖,外加年終獎金、汽車津貼、還配一套高級住宅。他仔細一想,條件實在不錯,而且在深圳上班,便可以常常回澳門探望爸媽,未嘗不是好事。於是心動了,討價還價之後,結果專利以四百八十萬美元成交。他打算明天拿到合約後寄給他的法律顧問仔細審閱。

    晩飯後,他輕快的腳步走在一月乾冷的空氣中,拉斯維加斯大道兩旁一幢幢龐然的賭場酒店燈火通明、燦爛繽紛。他滿心歡喜,不自覺地撫摸着右掌又粗又直、上下貫通的事業線。

    二、生命線

    生命線又叫做“地紋”,是從食指和拇指之間掌邊的虎口開始,環繞大拇指基部掌丘的弧形線,影響健康與生命力。

    雖然爸爸常對他說:“不要隨便丟棄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掌相是很有道理的,它甚至能夠幫助解釋過去、指引未來。”但他對掌相的確沒有太大興趣,他覺得這完全是缺乏證據的迷信,只能當作茶餘飯後談笑吹水的話題,沒有真正的實用價值。可是那天在回澳的旅途上,他真的希望生命線可以給他明確的指引。

    原因是飛了十二個小時、快要降落赤鱲角時,外面風雨交加,氣流非常不穩定,飛機顛簸得很,還一下子下墜了幾百呎,機內的物品都飛了起來,大半的人尖聲大叫,他也忽然間擔心起來。生命線啊生命線,剛剛開始美好的人生真的這麼快就散場?旁邊的胖女人更一面畫十字、一面唸南無阿彌陀佛,喝剩的半罐可樂差點倒在他三百美元的最新款運動鞋上。

    下機後,他的腿有些軟綿綿的感覺,但他心想:“大難不死,必有……”可是風雨仍然交加,在機場回澳的船上也是風急浪高,船兩邊的窗戶被雨水和海水不停地狂敲猛打,窗外只見到水、看不到天,噴射船變成了潛水艇,像在水下面潛行一樣,還左右劇烈搖晃不定,船上大半人都面青唇白。他的手牢牢握着座椅的扶手,連手指的關節都緊張得蒼白無色。生命線啊生命線,剛剛開始美好的人生……?旁邊的瘦男人更忍不住吐了一地,差點濺到他三百美元的最新款運動鞋上。

    謝天謝地,回到了澳門,在計程車上情況稍為好了一點。但是滂沱大雨,車子的四周像是圍了一層水幕,根本看不清前後左右,他實在不知道司機是如何看到路的,大約只是靠感覺開車。最後終於安全回到家樓下,他舒了一口氣、開心地打開車門,輕快地踏出——低頭一看——新款運動鞋浸在淹沒了整條街的污水中。

    於是他提着兩箱行李,拖着一雙髒鞋,在樓梯上留下了一串濕腳印。老爸一開門,便興奮地笑着說:“回來啦!真是貴人出路招風雨!快把爛鞋脫掉,不要弄髒地板。”

    他這次回澳門,主要是決定在深圳上班前先回家住兩個星期,陪陪老爸老媽,也順便見見在澳門的好朋友、同學、老師等,更可以趁機炫耀一下衣錦還鄉的驕傲。

    爸爸媽媽的身體精神還不錯,媽媽身材變化不大,以前花白的頭髮已經完全變得又黑又亮。她天天一早由二龍喉上松山,和朋友一起,一面鬆鬆筋骨、一面天南地北張家長李家短,然後一起下山吃件菠蘿油或者腿蛋治加奶茶,再去買菜。回到家中煮飯、打掃、看電視,生活平穩而有規律,沒有很多憂慮。老爸發福了一些,而且頭髮少了一些,眼皮鬆弛了一些,眼睛不笑也瞇成一條線。三十多年了仍然在同一家首飾金舖工作,天天按時上班下班,生活壓力應該不大。但爸爸在輕鬆談笑的表面下,似乎有一絲淡淡的哀愁。

    回家的第二天,他告訴爸媽說他們的房子已經很舊,又沒有電梯,看老人家天天辛辛苦苦上下樓梯,有點過意不去,想替他們買一個環境設備好一點的新單位。媽媽開心得不知如何是好,像小女孩一樣眉飛色舞地討論着究竟要去哪一區看哪一棟大廈。爸爸卻只是點點頭微微笑。

    晩飯後,因為時差關係,他一早便上床準備睡覺,想不到爸爸一個人走到他睡房內,坐在床沿,低聲地說:“買樓的事,你和媽媽決定就可以了,我沒有意見。”

    他不太明白爸爸的用意,正想問為甚麼,爸爸接着說:“我大概命不長了。”

    他有點愕然。爸爸繼續說:“我走了之後,記得要好好照顧媽媽。”

    他回過神來:“為甚麼說這些話呢?”

    爸爸停了一下,咽下一口口涎:“我最近幾個月睡得很差,早上起來時常常頭暈,上下樓梯時氣喘得很辛苦,吃東西也完全沒有胃口……。”

    他說:“那我明天陪你去檢查一下身體,或者是近來太辛苦了吧!”

    老爸說:“你有所不知了。不但如此,你看看我的掌,看看我的生命線,我的生命線這麼短,圈起的掌丘範圍這麼小。”

    爸爸把手伸到他面前:“生命線末端又有很多分岔分支,晚年一定多病痛,而且壽命也肯定不長,據我推算,如果好彩的話大概只剩下一兩年的生命。”

    他嘆口氣:“老爸呀老爸!你怎麼這樣迷信?”

    爸爸有點生氣,聲音稍稍提高了一些:“迷信?我已經研究了掌相幾十年了,不但反反覆覆仔細讀過漢朝許負的《相手篇》、宋朝陳摶的《神相全篇》,明朝、清朝,而且現代的掌相書也看了不少。”

    他繼續爭辯:“但掌相是沒有科學證據的,你怎麼知道書上寫的就是對的。”

    爸爸說:“當然有證據,而且我還有自己親手收集的證據。”

    “親手收集的證據?”他問。

    爸爸答:“我做了這麼多年金舖,一天到晚坐在櫃台後面,見到來來往往各式各樣的顧客非常之多,當他們試戴戒指手鈪時,我便順便看看他們的掌紋,又在和他們閒聊的時候試探出他們的貧富運程健康等。”

    老爸說到這裡,突然轉身離開房間,幾分鐘後才轉回來,手裡拿着本殘舊的筆記本,在他眼前搖晃着:“我將我的心得全部都寫在這本筆記本裡。證據!這就是證據!”

    他想不到爸爸對掌相的心得做了這麼詳細的紀錄,他翻開厚厚的筆記本,裡面圖文並茂,畫了各種掌紋的圖像。雖然畫得不太專業,但每張圖像旁邊都井井有條地附有詳盡的註解,有些還反覆修改了好幾次,清清楚楚地說明每種掌紋對人生各方面的影響。

    爸爸若有所思,忽然說:“你不是設計了一個認掌系統嗎,能不能用它來分析掌相呢?”

    三、感情線

    感情線又叫“天紋”,是三條清晰掌紋中最上面的一條,由小指下方手掌邊沿、橫跨手掌、朝食指走向的線。感情線若伸延至食指和中指之間,則代表在感情方面成熟穩重,為人真誠。

    雖然有人說這是見色起意,雖然他已經很成熟穩重,但他卻真誠地相信世界上是有一見鍾情的!

    因為他一見到她,就已經鍾情了!

    她纖長的手指拿着爸爸的體檢報告,大大的眼睛專心地閱讀着,偶爾揚一揚彎彎的眉毛,然後微微張開豐潤的紅唇,娓娓地對爸爸說:“先生,你的體檢報告一切都很正常,只是體重、血壓、血糖、和膽固醇都稍為偏高。雖然暫時還不必太擔心,不需要服藥,但要注意一下飲食,盡量減少糖分和油脂一類的食物。如果能夠的話,最好開始做些晨運、散步等運動。”

    爸爸問:“醫生,但我最近上樓時氣喘得很,睡得又很差,還經常頭暈,沒有胃口等等,那又是甚麼原因呢?”

    清純甜美的醫生說:“氣喘大概和你的體重和長期沒有鍛煉有關係,睡得差和沒有胃口可能是精神緊張吧,睡眠不足又會令你頭不舒服或者有頭暈的感覺。近來有些甚麼事情讓你精神緊張呢?”

    爸爸還來不及回答,他不加思索就說:“生命線太短。”

    “呀?甚麼?”醫生一頭霧水,只搖搖頭對他莞爾一笑,露出一排整齊雪白的牙齒。

    回到家後,整整三天,他對她念念不忘,爸爸叫他用認掌系統來分析掌相的事情早已飛出九霄雲外。

    跟着來的周末剛巧是中學校慶聚餐,幾個同學拉他參加,但同屆出席的人數湊不滿一桌,在酒樓坐下之後,他旁邊還有幾個空位。不久晚宴開始,大家正聚精會神聽校長致詞時,一位匆匆趕到的校友胡亂地坐在他旁邊,還帶來了一股淡淡的清香,讓他忍不住轉頭——大大的眼睛、彎彎的眉毛、豐潤的紅唇,她對他嫣然一笑,露出一排整齊雪白的牙齒。他不禁看一眼自己的感情線,謝謝冥冥中的主宰,然後熱情地和這位比他低五屆的校友攀談起來,而且還默默地禱告,希望她名花仍然未有主。

    四、頭腦線

    頭腦線又稱“智慧線”或“人紋”,是三條清晰的掌紋中、中間的那一條,從虎口開始,橫跨手掌。頭腦線以深而細為佳。如果頭腦線和生命線有同一起點,然後清楚分開成兩條線,則代表頭腦靈活、能夠隨機應變。

    他開始到深圳上班之後,幾乎每個周末都乘船回澳門看爸媽,但主要目的當然是和女朋友在一起。他們兩人都非常聰明,性情興趣等也非常合拍,所以甜蜜的感情進展得很快。她當內科醫師,除了星期六早上有門診之外,周末其他時間基本上都和他雙雙對對。

    那天,他們和爸媽一起吃晚飯,慶祝老人家新居入伙。談笑之間,老爸又提起了用認掌系統來分析掌相的事情。

    他一直都有點不以為然,原本想敷衍了事,想不到女朋友反而對爸爸的想法很有興趣——不知道是真的有興趣,還是想討好未來老爺:“啊!原來世伯已經記錄了這麼多心得,那我們就應該好好地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將它發揚光大。”

    他說:“但老爸的所謂心得都是他的想法、他主觀的判斷,並非客觀的數據。”

    爸爸說:“那怎樣才算是客觀的數據呢?”

    他想了一下,說:“譬如要知道生命線和壽命的關係,我們便應該到殮房去找一些老少不一的死者,仔細量度他們生命線的長短,和圈起掌丘範圍的面積,然後將死者的壽命和這些手掌數據作統計學的相關性分析。如果相關性成立,我們便可以說生命線影響壽命,要是沒有相關性,那麼它的長短、掌丘的大小都沒有太大的意義。”

    爸爸問:“但後天的行為可以改變先天的影響。”

    “如果後天是這麼重要,又何必花心思在先天的掌紋上?”他回答道。

    爸爸皺皺眉頭說;“嗯!似乎有些道理。”

    又問:“那麼事業線、感情線、頭腦線、其他掌紋又如何證明它們的相關性呢?”

    他停一停:“這個問題比較複雜,理論上可以用問卷調查事業或情感方面的資料,頭腦線也可以用智商來引證它。”

    女朋友聽得津津有味,突然插嘴說:“我們甚麼時候開始收集數據?”

    父子倆都愣了一下。

    她繼續說:“世伯已經有了這些詳盡的主觀心得,我們只要加上充分的客觀數據,整理分析之後,如果結論真的證明掌紋和人生的關係,那麼這就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科學掌相,以後再配合你的認掌系統就可以變成有科學根據的電腦掌相了。”

    媽媽想:“未來媳婦真聰明、有遠見。”心中歡喜到不得了。

    老爸也想:“未來媳婦真聰明、有遠見。”心中也歡喜到不得了,立即乘機慫恿兒子想辦法搜集數據。

    兒子撫摸着下巴、沉吟不語,然後慢慢地點頭,說:“事實上我們真的可以搜集這些數據的——用我的認掌系統,再加上你們的幫忙……”

    於是他利用下班後和周末的工餘時間來凖備。幾個月後,女朋友和幾位有興趣參與的醫生護士們的手機都裝上了改裝後的認掌系統。當病人來醫院體檢或看病時,他們先徵求同意,然後用認掌系統取得病人左右手掌的精確三維資料,再和他們的年齡、性別、健康狀況、病歷等相連在一起。而且他們還到醫院的太平間,獲取死者的掌相數據,和年齡、死因等種種相關資料。這些數據資料便一起上傳到雲端數據庫中。

    爸爸和他金舖幾位同事的手機也裝上了同樣的系統,顧客來買金器首飾時,他們會解釋這個掌相研究計劃,有些顧客也會樂意地配合,將個人的事業、感情、財富等資料粗略說出。

    有了這些資料和數據之後,他便可以用人工智能和平行運算來統計分析手掌的大小、厚薄、橫直比例,掌紋的位置、長短、深淺、粗細、曲直、分岔等變數和生命、健康、事業、智慧、財富等等的相關性了。如果能夠確定相關性,那麼他的科學掌相便可以寫成電腦程式,在市場上大力推廣。

    五、財富線

    財富線位於無名指和小指之間下方、上下走向的縱行紋,象徵財帛運勢。如果財富線清晰明朗、平直有力,則必定財運亨通。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六個年頭就過去了。他們一家從澳門搬到西溫哥華海邊的一幢房子,房子上下兩層樓,五間睡房,五間浴室。因為爸媽喜歡吃廣東菜,所以特別請了一個粵菜廚師,又請了位園藝師傅打理前後花園、並且兼當司機專門送爸媽去老人活動中心或探望新認識的朋友,還有一周兩次的鐘點工人幫忙清潔。太太和他早上送了女兒上幼兒院之後,便一起到公司處理業務,生活寫意而且充實。

    那天,多年好友大學同學來看他。吃完晚飯,兩人坐在後院的陽台上,看着日落太平洋,把一望無際的海水染成閃燦的金黃色,一艘豪華私人遊艇緩緩地劃過平靜的水面。

    同學問他:“聽說你科學掌相的電腦程式銷售得非常好,是因為你搜集的證據可以足夠證明掌相的科學性。”

    他搖搖頭笑着回答:“多少證據才算是足夠的證據呢?我們這幾年來發覺一般人對玄學的看法根本就和證據無關。無論你有多少證據,不信的人一樣不信,還不斷地要求更多證據。相反,就算沒有任何證據,信的人仍然照樣信,而且還往往會主觀地製造證據。對很多人來說,頭腦的分析始終鬥不過心靈的渴望,理性也肯定輸給感性。一說到信與不信,證據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宣傳和推銷。”

    “於是我們決定大做廣告,結果想不到一下子就這麼多人相信我們的電腦掌相,自然就得到許多廠商企業贊助,使公司業務進展速度快得驚人。按着這個做法,我們又先後推出了面相、風水和星座的電腦程式,也極之受歡迎。現在正準備開展占卜、八字、算命、和解夢。”

    這時候,清純甜美的太太帶了兩歲半的女兒出來,小娃娃舉起手要他抱。他笑嘻嘻一眼就看到女兒清晰明朗、平直有力的財富線……

    彭玉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