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3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社會寫真)漲舖租
(圖文配)澳門社團的光輝榜樣
(聲色點擊)轉山轉水轉佛塔
(斷章寫義)再見《木棉樹》
(二弦)酒與詩文
(古今亂炖)從尋根到講故事
(杏林外史)臉腫的一代男神
(素手拈來)一扇窗戶
(筆雯集)田雞東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5月24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二弦)酒與詩文

魯 茂

酒與詩文

    我不會飲酒。

    但是,我也很欣賞愛飲酒而飮得來有風度、有節制的妙人。

    説起來,我為甚麼不飮酒呢?這是因為我的身體有一種過敏症:對蝦、蟹、牛奶和酒精都有不良反應,因此,自小我就避開飲酒這一瓣了。

    然而,我在涉獵中國文學領域方面,深深地感到酒在作品中起的烘托作用是很重要的。

    在詩、散文、戲曲等佳作中,都可以感受到作者以酒來作為一種感情發酵的作用,做到情景交融,酒可以成為一種媒介,其功效是美妙而又微妙的。

    記得在數十年前,有一位文友(已逝)與我相當談得來,他是一位華僑,孑然一身由印尼來澳,筆名就用胡曉風。我一看,馬上就聯想起柳永詩詞名句的“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這份由酒引發的飄泊失落之情,抒表得實在太感人了。

    歐陽修的《醉翁亭記》、李白的《將進酒》、曹操的《龜雖壽》、蘇軾的《水調歌頭》數不勝數,其中都以酒為媒,起了神化的催情、融情作用。

    戲曲中,在《林冲風雪山神廟》裡,一位落魄英雄,肩挑一個酒壺,冒着大風雪去打酒驅寒,引出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反迫害情節,情、景、酒環環相扣。在《打漁殺家》中,蕭恩唱的那段:“昨夜晩,吃酒醉,和衣而卧;架上雞,驚醒了,夢裡南柯……”活現了一位退隱老英雄的生活寫照。

    孫悟空大鬧天宮,少了酒,便不成戲啦!

    岳飛的《滿江紅》中,“笑談渴飮匈奴血”,把國仇家恨寄於渴飮一舉之中,何其激情!

    《易水送別》的荆軻,《紅燈記》中的李玉和“臨行喝媽一碗酒,渾身是膽雄赳赳”,都是借酒為興起的壯烈之作啊!

    魯    茂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