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3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社會寫真)漲舖租
(圖文配)澳門社團的光輝榜樣
(聲色點擊)轉山轉水轉佛塔
(斷章寫義)再見《木棉樹》
(二弦)酒與詩文
(古今亂炖)從尋根到講故事
(杏林外史)臉腫的一代男神
(素手拈來)一扇窗戶
(筆雯集)田雞東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5月24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古今亂炖)從尋根到講故事

亞 瑟

從尋根到講故事

    ——讀苗福生《遠去的背影》

    這是一個多義的故事,文博專家覺得這是守護國寶的故事,而我卻認爲,這更是一個亂世中的愛情故事。

    苗福生爲何會寫這一部小說,這得從他此前寫的另一本書《最後的秀才》說起。《最後的秀才》實際上是“清末民初金石書畫收藏家李汝謙傳略”,是整個尋訪過程的詳細記錄。實際上,這是對一段已經被遺忘的家族歷史的勾稽與考證,屬於史學範疇。

    有趣的是,這一段史學研究與寫作的經歷,並沒有讓苗福生在學術的道路上繼續努力,朝着做一個學者的方向前進;而是殺了個回馬槍,過了一把文學創作的癮。這當然可以讓我們想起“文史不分家”的老話,想起魯迅對司馬遷《史記》的評語“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想起非洲裔美國人亞歷克斯 · 哈利和他的小說名作《根》。他自己說:“寫完《最後的秀才》,真實的李汝謙的一生經歷與命運爲我留下了許多疑問,這些疑問沒有可查的資料,我只好靠想像了。”(《遠去的背影 · 序》)這說法當然是可信的。但我猜測,苗福生之所以這樣做,還跟他身上的一種傳統觀念有關:家族榮譽感。祖先的種種光榮,換不來現實的好處。形諸文字,津津樂道,並盡量讓更多的人了解,你可以說這是迂腐,但在我看來,這正是苗福生的厚道之處。看重家族榮譽,這是典型的中世紀人的思想觀念;把本家族出色人物改寫成國寶的守護者,這是苗福生思想正派大氣的體現。

    《最後的秀才》中的李汝謙,跟《遠去的背影》中的李逸山,有一點很大的不同:李汝謙的人生就是“妻妾成群”的。(四之三)

    亞    瑟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