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01版:澳聞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紅街市重整嘆慢板
外圍攤販冀先整治
市販會促街市早日動工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7月7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紅街市重整嘆慢板



石米構造的樓梯有特色


紅街市重整一再拖延


檔販認為樓梯其中一邊可改扶手電梯


檔主謝銘養指街市內不少結構需要保留


老字號肉檔檔主謝銘養及太太


魚販唐先生

    市署文局無共識    檔販大多唔願搬

    紅街市重整嘆慢板

    【本報消息】市政署(當時的民署)二○一七年指紅街市內部結構及設施出現不同程度損壞,如天花滲漏、電力設施老化、渠道淤塞等,基於保護建築物及安全考慮,有必要全面整修紅街市。但市政署與文化局就紅街市內部結構物料至今未達共識,導致工程招標一再拖延。紅街市重整工程需時一年,期間市販將搬遷至臨時水上街市。不少攤販表示不希望搬遷,擔心影響生意,又認         為重整無迫切性。

    檔主指無迫切重整

    紅街市於一九三六年六月建成,街市檔販謝銘養的家族則於一九三八年開始在紅街市經營,其家族可謂在紅街市經營最長時間的肉檔主。他認為紅街市重整無迫切性,見證過街市幾次改動,認為紅街市的結構絕對安全,雖然整個街市無樁,但相當穩陣,相信是與過往物料及造工有關;街市的承托力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及近年有所增加,地面已加高七寸,幾十年來都無問題。

    舊磚結構硬過石屎

    他說,“我算佢三個‘天鴿’都冇問題”,指即使面對“天鴿”風災,一塊玻璃都沒有破裂,即使水浸,對紅街市亦無影響,因為紅街市的磚結構是上世紀初期的產物,“呢個磚硬過石屎”。認同渠道淤塞問題最需要整治,因街市地下有防空洞,存在歷史問題。

    天花滲漏綠化導致

    對於有指紅街市曾出現天花滲漏問題,謝銘養太太認為源於市政署早年提出綠化,在紅街市天台種了大量植物,但由於該處是加建後再封,導致去水位出現問題,大量植物淋水後疏導不及,出現滲漏;後來市政署拆除部分綠化面積後,近幾年均沒有再出現滲漏問題;空氣不流通是因部分市販不開窗所致;樓梯其中一邊可改為扶手電梯。

    倡狗場改臨時街市

    他倆對市政署的安排感到無可奈何,認為檔販十分被動,擔心搬遷到臨時水上街市後無生意。謝太更批評民署未做好規劃,但早於去年安排市販抽籤臨時安置的檔位,並提交“保證金”,但兩個部門竟然至今仍未達共識。她認為紅街市人情味濃,搬遷到臨時水上街市不便街坊買餸,不少街坊反映不想檔販搬遷。

    對於有意見提出利用狗場改建成臨時街市,謝太認為是好事,可連同筷子基小販區一併搬遷,相信不會影響客源,反而是水上街市與臨時水上街市的距離太近。謝銘養亦認為最好是用狗場改建街市,紅街市可考慮改做博物館。

    魚販稱工程有排搞

    在紅街市經營魚檔三、四十年的市販唐先生認為,“最好就唔整,個個都唔想整,搬過去冇生意做,啲人買餸唔方便”,指市政署早已安排市販抽臨時安置的檔位,但並無具體時間表,笑指:“慢慢嚟,唔使急,拖多十年八載我都唔做囉”;對於政府指重建需時約一年,他則稱:“三年都未得啦,有排搞呀!一年喎,你包唔包先?”認為政府部門的慢熱作風,無人可保證工期不會延誤。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