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4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冷月無聲)澳門電台與蔣聲
(荆棘與綺夢)隨便吃吃
(聲色點擊)珍惜萬物有靈
(四方聽音)布包不住火
(二弦)又見烏鴉
(賭場內外)值得留意的信息
(板樟堂忘情書)過暑假
(筆雯集)遇艷卻被閹
(此情可待)只能在記憶中回味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7月13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冷月無聲)澳門電台與蔣聲

李烈聲

澳門電台與蔣聲

    我曾寫過一篇小文,談及“澳門綠邨電台”與李我之間的舊事,有人對我說:“五十年代的澳門,除了綠邨電台,還有一間澳門電台,為何多年來你很少提及這間電台,未免太偏心了。不要忘記,它還是如今澳廣視的前身呢!”

    我當然沒有忘記澳門電台,更沒有忘掉它的某些節目,其中包括亡友趙鍵先生講述《水滸傳》的往事。說到此處,忽然記起還有李我兩師徒打對台戲的趣事。

    我在澳門的報社當副刊編輯時,與濠江的文人雅士常有文酒之會,高級者登上中央天台,美人在抱,美酒在唇;兜踎時,康公廟吃薤菜鴨紅,喝滲水雙蒸。一日,正手把半杯和興,悠然自得時,趙鍵翩然而至,在我對面坐下,我醉眼朦朧中,見有生客。趙介紹:“李我首徒蔣先生。”我睇真一吓,來人高高瘦瘦,像枝竹子,黃瘦臉上堆滿笑容,依起棚牙,伸出手來:“蔣天成,來自省城。”我點點頭。他又說:“李生據說也來自省城,做報社編輯。”我又點點頭。趙鍵說:“蔣兄在廣播電台主講愛情小說,與你同行。”我說,“我只算騙飯吃,不配與蔣公為伍。”於是,三杯兩盞,酒話連篇。

    不久,此君在澳門電台“開咪”,其時稱為“天空小說”,他藝名蔣聲,逢人便自我介紹:“小名蔣聲,李我首徒,澳門電台天空小說作家。”那時,愛情小說大行其道,小說中情情愛愛是應有之義,與李我作品相類,而李我在綠邨電台主講“不夜天”,於是,兩師徒打起對台戲,頗為熱鬧。

    蔣聲小說何名?我已記不起來,說真話,蔣天成雖藝名蔣聲(掌聲),但所得到的掌聲其實不多。他雖然極力模仿其師,細聽之下,高低立分,無論小說內容,講述技巧,均非李我對手。他還有一個毛病,便是使用“相當”一詞過多,如:“人相當靚”、“雨下得相當大”、“手段相當狠毒”等等,“相當”多得令人討厭,不久,市上便有人稱他為“蔣相當”,擁躉愈來愈少,起初每天開咪時,涼茶店站滿了聽眾,漸漸便每下愈況,與趙鍵講《水滸傳》的墟冚情況,相差很遠。

    後來據李我告訴我們:解放前,他與蔣天成“三唔識七”,一天,蔣到穗“風行電台”求職,痛詆李我不行,希望取而代之,豈知風行電台倚重李我如長城,豈會輕易易帥?便把他驅逐出門,他潦倒街頭,無以為生,跪求李我收他為徒,李其時大紅大紫,可憐蔣無以為生,讓他在廣播時坐聽學習,所謂“師徒”,僅此而已。後來,命他替自己整理作品發行單行本,不料,他竟把小說版權冒名賣去,得款後逍遙法外,李我大怒,與他“破門”,不再認他為徒。康公廟之會,自稱李我首徒,騙了我幾杯雙蒸。

    此君如不死,應已年過百齡了。

    李烈聲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