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4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冷月無聲)澳門電台與蔣聲
(荆棘與綺夢)隨便吃吃
(聲色點擊)珍惜萬物有靈
(四方聽音)布包不住火
(二弦)又見烏鴉
(賭場內外)值得留意的信息
(板樟堂忘情書)過暑假
(筆雯集)遇艷卻被閹
(此情可待)只能在記憶中回味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7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此情可待)只能在記憶中回味

水 月

只能在記憶中回味

    澳門國際書展二○一九年上周在威尼斯人舉行,將美食和文學結合。閉幕日下午壓軸的是澳門作家湯梅笑、姚風、王禎寶的“從舌尖到筆尖”講座。三位都不約而同地說到不少美食現在只存在於記憶中。

    湯梅笑想念的白粥,是父親用柴燒火,慢煮而成入口香而綿,還有白果(銀杏)的淡黃色的粥。柴火熬的白果粥我沒有口福嘗過,倒想起母親煮的紅豆粥來。紅豆粥和紅豆沙大概是同源的,可兩者口感相差很大。今人多愛吃紅豆沙,一個沙字,便描繪出這個甜品的特性。正是將紅豆煮成粉末狀的甜湯,講究一些的還會加上百合。而我記憶中的紅豆粥,煮成之後紅豆軟糯,仍是一粒粒的豆,母親會加一把米,所以它叫粥,不叫沙。夏日炎炎,紅豆粥放在冰箱冷凍,非常可口。粥要煮得綿才見工夫,可這個“綿”我想只能用舌尖體會,筆尖難以形容。

    王禎寶是文友公認的食家,說起街邊檔的炸雲吞(餛飩)和齋麵筋,眼神中滿是懷念,或者還有些遺憾。確實,在街邊檔已成往事的今天,人們除了寄望米芝蓮介紹的餐廳不失水準之外,昔日的草根美食已不復存在。而這樣的美食,我想在記憶中總是滿分的。現實中,即便牛雜還有,咖喱魚蛋還有,但往往教人有些失望。昔日的街頭小食跟成長的情感融合在一起,如何也尋不回那個味道了。

    姚風談到食物入詩,主要取其意象,所以鹹魚可以是廣東鹹魚,也可以是葡式馬介休。從舌尖到筆尖,他都主張創新思維。紅酒也可用來做紅燒肉。而他的拿手家鄉菜是打滷麵,若女兒在家他會做給她吃。再次印證食物與情感是分不開的。

    澳門如今是國際教科文組織認定的“美食之都”,但美食情懷,大抵只有老澳門人方能在記憶中回味。

    水    月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