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7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影話)講述“社會化”的青春電影
(西窗小語)中國主導的亞投行採發達國準則
(燕堂夜話)長袖善舞
(娛情未了)至尊無上三十年
(雕刻時光)現象級炒作:再談《應物兄》
(霧中風景)Lost in Translation
(若無其事)心 機
(筆雯集)多病所需唯醫藥
(信步由之)低頭行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7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影話)講述“社會化”的青春電影

蔣秋至

講述“社會化”的青春電影

    對於上個世紀的觀眾而言,最能代表“青春”的電影大概是《青春之歌》。該影片改編自楊沫在一九五八年發表的同名小說。楊沫也是該影片的編劇,由此保證了原著和電影在思想層面的一致性。如果從社會學角度出發,女主角林道靜的愛情經歷和革命道路實則是個體的“社會化”過程。“社會化(socialization)”一般是指個體認識並學習社會規範及其價值的複雜過程。個體在這個過程中逐漸形成了對自我身份的獨特認知,也就是“我是誰”和“我能夠、應該做什麼”。由於個體的內在心理和其所處的外在環境一直在發展和變化,所以社會化將貫穿人的一生,直至死亡。林道靜離開代表小資產階級的初戀余永澤,轉而與愛國青年戰士盧嘉川陷入愛河,愛情對象的轉變實則體現的是她的政治意識形態發生根本性的改變。與愛情觀改變同時發生的,是她抵抗舊社會、日本侵略、國民黨迫害、叛徒出賣的艱辛歷程。由此,她內在的情感追求和外在的社會現實糅合在一起,從而實現了她的社會化過程。

    《青春之歌》裡濃墨重彩的政治話語難以引發二十一世紀觀眾的共鳴,畢竟新時期的社會環境早已迥然不同,青春電影也不得不開闢新的主題。二○一一年,台灣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秉承了台灣影人最為擅長的小清新風格,導演兼編劇九把刀用純真的語言和鏡頭講述了一段沒有大起大落卻動人心弦的校園暗戀故事。這部電影證明,即便在沒有宏大歷史背景的前提下,單憑“校園初戀”也能撥撩人的情感。二○一三年,趙薇執導的內地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試圖重新擴大青春電影的主題。她沒有將故事僅僅局限於校園愛情,而是將篇幅拉長,讓觀眾看到幾位年輕人離校後的遭遇,由此體現出校園際遇對個體職業和身份的塑造作用。毫無疑問,這部電影試圖重新拾起青年社會化的主題。然而,恰好是因為缺乏一個顯而易見的激蕩社會做時代背景,幾位主角的社會化進程總顯得不夠戲劇化。遺憾的是,之後多部內地青春片愈發狹隘地將主題局限於校園愛情。

    反觀二○一八年的德國影片《沉默的教室》,它以一九五六年“匈牙利十月事件”為背景,導演拉斯 · 克勞梅將一群德國高中生的成長和命運放置於東德集權政治之下。匈牙利民眾發起和平示威,反對蘇聯對本國政治的干預,不料卻引發流血衝突,遊行被蘇聯軍隊兩次鎮壓,導致上千名匈牙利民眾死亡。這起外國事件讓這群學生開始審視他們所處的政治環境,繼而牽扯出東德政體對他們父輩的戕害。他們無力改變這個體制,只能選擇趕在柏林牆建成之前逃離至西德。他們的父親母親則因為歷史的羈絆,不得不留在原地。該作品較為完美地呈現了個體社會化的兩個方面,亦即內在心理和外在環境,人物所做出的一切抉擇是基於同等重要的內部情感和外在刺激。此外,它用兩代人的過去、現在和將來向觀眾呈現出不同的人生決定和可能性,繼而說明,不論是誰,社會化如同中國人常說的“活到老,學到老”,是一個永不停歇的過程。更為重要的是,影響社會化的絕非只有校園愛情。

    蔣秋至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