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醉心繪畫風景的女孩
長樂初善
Gerhard Richter(三)
看過展覽,就像是認識了婉儀
別夢長 情依依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7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看過展覽,就像是認識了婉儀

阿 潺


水 果

    看過展覽,就像是認識了婉儀

    對我來說,藝術的出發點是一種表達方式,所以觀眾可以在觀展的過程中與創作者交流、接受和給予,可以從作品中感受創作者的所思所想,而展覽中的思想往往只是針對一個或某幾個主題的發想。但這次的“東西物語:瑣碎的短暫和無限(羅婉儀作品展)”卻是切切實實地對生活的藝術紀錄,所以我說我未見過她,看完展覽卻像是認識了她,見證到她的氣質。

    她的作品,多是淡淡的灰色,不是說作品本身的色彩是灰色,而是當中的氣質是灰色的。在At Light展出的展品囊括素描、油彩、裝置、器皿等各種媒材,主題圍繞的是“生活”,更確切地說,是“過去的生活”——記憶。進入展廳後所見的第一道門滿佈塑膠彩畫成的鐵鏽,與對面的鏡子遙相呼應;場中所有破碎的器皿用銀箔補好,有些瑕疵的;畫紙上久經素描的果品已被風乾;那雙畫面上的皮手套,是媽媽從不捨得戴的,卻在自己弄丟手套的那一天被送到自己手上,命定般的温暖用鉛筆記錄在紙上;畫框中的紋路是兩老常坐的藤椅,一比一等大的;還有元朗家的門鎖鑰匙以及地板上的窗戶倒影。總讓我想起製作香水的匠人,用各種方式(載體)把物體的氣味保存下來,而婉儀則用一雙手把“日常”給留下來。

    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則是婉儀在場內一角留下的文字——“記憶遺忘”。片段的,碎片的,一如展覽的主題。我喜歡“而世界充滿書寫創作”的那一段,出現的蒜頭、咖啡、奶酪和豆腐等詞彙彷佛讓人嗅到一般。另外“大大小小傢具吊燈花瓶陶瓷沙漏風琴古箏擺玩銀飾”的那一段讀來也是十分有意思。再讀讀羅婉儀的簡介,原來她還有寫書,就放在一進門的位置。

    正如展覽的引言,這次的展覽是關於“碎片”的,是時間的內容、載體和結果。展覽命名為“東西物語”,是因為在氹仔龍環葡韻住宅式博物館(創薈館)——萬象畫廊書屋還有同時展出另一部分,為之二,有時間真想去逛逛。

    阿    潺

    東西物語:瑣碎的短暫和無限(羅婉儀作品展)

    之一:At Light——澳門卑第圍1號地下

    之二:萬象畫廊書屋——氹仔龍環葡韻住宅式博物館(創薈館)

    展期:至七月二十日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