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醉心繪畫風景的女孩
長樂初善
Gerhard Richter(三)
看過展覽,就像是認識了婉儀
別夢長 情依依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7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別夢長 情依依

徐正平 張 熹


陳從周作品《山茶禽鳥圖》


張大千與陳從周在聖約翰 大學合影

    別夢長 情依依

    ─陳從周與恩師張大千

    近代畫壇巨匠張大千有弟子近百,其中之一是園林大師陳從周。從周重情義,常牽掛恩師於心,情深誼長,相思綿綿。

    一、師生結緣大風堂

    自號“梓翁”的同濟大學陳從周教授是浙江上虞人,比恩師大千小十九歲。他生於杭州,並在杭州完成全部學業。小學時,他每天放學回家路上,總喜歡進一家裱畫店玩耍,這裏懸掛的琳琅滿目字畫使他目不暇接,他不僅欣賞,還喜歡聽大人們的評頭論足,對寫字繪畫漸生興趣,回家還要習作。所以,裱畫店是他第一位畫圖啟蒙老師。

    進入杭州鹽務中學後,他有幸遇見胡也衲先生,這位擅長丹青書法、功力深厚的美術老師,對花卉、飛鳥、走獸等也無一不精,葉淺予、申石伽等名家均是他的學生。陳從周跟他學畫後技法進步很快,依仗天賦聰慧以及後來進入之江大學中文系深造,奠定了他深厚的文化基礎,拜師張大千之前就有一定繪畫水準。

    抗戰勝利後,張大千忙於從四川來上海舉辦畫展,借住滬上卡德路(今石門二路158號)的紅粉知己李秋君家。當時有名的大金石家方介堪先生識才愛才,見青年陳從周書畫有一定基礎,特地帶他到李秋君府上拜見張大千。陳從周恭恭敬敬地遞上一幅以石谿手法所畫的山水畫;張大千把畫打開,仔細看了便莞爾一笑且點點頭,意謂可以收他為學生。

    二、師生情長又誼深

    自從拜師後,卡德路的大風堂就像磁鐵般吸引着陳從周,他愛細觀老師作畫,並恭請老師解惑。李宅往來無白丁,時常能遇到一些書畫界高手,聆聽他們高談闊論也是一種享受。有一次,陳從周聽張大千、吳湖帆兩位大師縱談畫藝,恰好那天謝稚柳也在座,便信手為陳從周畫了幅墨筆花鳥扇面。張大千見了,也一時興起,又在扇面背後題了一首《西江月》。

    結識恩師之後,陳從周的畫風陡然改變,棄盡學明人而轉為歸宗宋元,這從他以後所畫的人物、山水、花鳥之中都能顯現,所以五十年代初期滬上就有學宋元可隨陳從周之說。陳從周的天賦與勤奮也深受老師喜歡,師生交往日益增多。當時陳從周在聖約翰大學附中(今華東政法大學內)當國文教師。

    陳從周是徐志摩的嫡親表妹夫,他為志摩做事無數,其中之一就是為詩人畫像。

    大千師對從周當然也十分鍾愛,一九四八年陳從周在滬上開畫展,恩師欣然寫下“門人陳從周畫展”七個遒勁有力的大字,以作畫展的匾額。在畫展中,有兩幅丹青是老師題跋的,一幅仿宋花鳥圖,老師寫上:“此宋人李迪本,吳興龐虛齋丈所藏,予嘗假臨也,從周又從予所臨者臨之,比之唐摹晉帖而宋刻者耶,

    戲為識之。戊子秋月張大千爰。”

    還有一幅山茶禽鳥畫乃李秋君所題,“丹霞皺月琱紅玉香霧凝春翦絳綃  戊子十一月陳從周畫李秋君題”。

    自古畫家愛造園,因為畫論與造園是相通的。譬如元朝趙孟頫在故鄉湖州建蓮莊;倪雲林在家園造清必閣;明代文徵明助王獻臣建蘇州拙政園等等。張大千師移居海外後也按照中國傳統風格樂於造園林,如一九五三年在巴西聖保羅附近造八德園、一九六九年移居美國後在加州沿海造環蓽庵等等,這些酷愛造園的思維勢必影響着陳從周,對他日後成為園林大師極有幫助。

    大家知道,張爰師年輕時曾一度皈依佛門,法名大千。或許受此影響,弟子從周與佛教是相當有緣的,與上海的玉佛、龍華、靜安諸寺、寧波保國寺、武義延福寺、揚州大明寺、如皋定慧寺、蘇州聖恩寺等等均有很深關係,為振興佛寺文化作出過積極貢獻,與真禪、明暘法師等大和尚均十分知交,原因就是他心中有佛。(上)

    徐正平  張    熹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