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4版:鏡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以詩之名
記我的詩路歷程
行星的軌跡
回想他們的青春
農耕時代的讚歌
羅馬競技場之皇座的設計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8月28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記我的詩路歷程

祁 紫


七月下旬,雪堇和祁紫曾在星光書店舉行新書發佈會。

    記我的詩路歷程

    俗語說:“十年磨一劍”。數數手指頭,如果從中學時代開始計算,我寫詩的時間早已超過十年,若按照古人的“磨劍”理論作推論,我早應把刀磨得光可鑑人,但實際上哪有這麼理想。雖說我從事寫作的時間跨度不短,但一直只是定期向報章雜誌投稿,直到今年七月,在別有天詩社的詩友們的推動和引文化出版社的協助下,才終於出版了首本個人詩集《如果雨點能代替我》,為自己的創作生涯立下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說實話,會走上寫詩的這條道路,對我來說可以算是意料之外、卻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說是情理之中,是因為我自小便對閱讀產生興趣,而且“狂熱”程度幾乎已經到了身邊無人不知的地步,因此大家自然而然便會認為我會走上寫作的道路,是非常“自然”又“正確”的事情;而說是意料之外,則是因為我曾經對寫作的厭惡。這或許聽起來很奇怪,一個喜愛閱讀的人竟然會厭惡寫作,但這一切卻又是這麼自然地、因着那些只着重死記硬背和修辭文法的語文寫作課程而發生了。

    枯燥無趣的語文教學固然是原因之一,缺乏良好的誘因和引導也是另一方面的因素,因此儘管當時的我已經養成了閱讀的習慣和興趣,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只是把寫作當成眾多作業的一部分,隨便應付過去,而不懂得如何認真對待、正確地利用我對文字的敏感,也就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根本沒有寫作方面的天賦,更無從談及將寫作當成愛好。由於始終無法掌握箇中的訣竅,因着“求學就要求分數”的學習氛圍影響下,直到初中時期,我仍是處於一種熱愛閱讀,卻厭惡寫作,甚至對寫作產生抗拒的奇怪狀態。然而,或者是天意注定我要走上寫作這條道路,幾年後,我認識了一位高年級的學姐,在與她交往的過程當中,我們常常會用自己創作的短句進行交流,我因而學會了創作一些稍具雛形的詩歌。雖然一開始寫作的內容與方式都非常笨拙,也未必符合一般人對詩歌或文學的審美,但就是這種遊戲般的寫作方式,莫名地拉近了我與寫作之間的距離,激發了我對寫作的興趣,讓我開始利用寫作來記錄身邊發生的事情,或抒發自己的生活情感;而為了加強自己對詩歌的認識,我亦在這段時期購買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本詩集——本地詩人賀綾聲的個人詩集《時刻如此安靜》。自此之後,我在學習之餘,亦開始嘗試把作品投向《澳門日報》、《澳門筆匯》等報章雜誌,就此開啟了與寫作、與詩歌的不解之緣。

    去年秋天,我在別有天詩社的詩友們的鼓勵及推動下,決定一圓自己寫作以來的夢想,把自己多年的詩歌創作結集、付印成書,作為對自己十多年寫作歷程的一個總結、一個交待。今年七月,我的首本個人詩集終於正式出版,雖然知道要出版一本書,當中的過程有很多的不容易,而我亦明白把作品付印出版之後,仍然有很多事情必須要做,例如是作品的宣傳、上架、銷售等,但是這種擁有自己個人作品的喜悅,仍然難以形容,即使在詩集已經實際出版的當下,其實我依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誠然,以現在回望過去,不少作品其實是稍嫌稚嫩的,但在不斷重讀、翻看、校對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在過去的寫作歷程上,其實一直進行着不同的嘗試和探索,而隨着寫作的年月漸長,我對寫作亦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進步,這些發現都讓我產生更大的鼓舞,從而去探索、深究,理順及清晰自己未來在寫作上的目標和方向。如同我在上月舉行的兩場新書發佈會上所言,雖然在澳門,愛好和寫作詩歌的人相對較少,而我亦只是其中的一個小分子,但我仍然希望,我們能夠透過不斷的堅持、努力,能夠讓更多人注意、認識及喜愛關於本土的詩歌;同時亦希望透過我們作品這一塊屬於澳門的“小小拼圖”,能夠讓更多人了解澳門的詩歌、文學,從而讓更多人能夠認識及“拼湊”出澳門這個小城的更多面貌。如此,便足夠。

    祁    紫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