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9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筆雯集)白犀牛的血脈
(尋樂人生)當輸乾輸淨的港青遇到澳門老太
(無聲喧嘩)高中哲學課
(一寂之地)閱讀習慣
(幸福魔法)當我變成我所討厭的人
(第四人稱)噓
(一格藍山)且談愛情
(西窗小語)新保總統把公屋預算砍掉逾半
(雜 談) 話說書市
與澳門日報結緣卅五年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8月28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第四人稱)噓

他 他

    噓

    緩慢、持續的震動會使聲帶磨損,譬如低聲細語。作為嘮叨鬼,我曾經多次因聊天過久而失聲。過久,所指的時間,並不是以分鐘或小時來算,一段對話,可以用日數來計。中學課堂裡,圍繞着同一件事,我與朋友可以聊一個星期,待周末過後,各自有所沉澱,又是另一段對話的開始。

    聽起來,很像是哲學式的探討,實際上,只是嘮叨生活瑣事,那生命裡不堪入目的一撇,多跟朋友說說,塗塗改改,就不再顯眼。我們都在借別人的耳朵來虛化自己,奢想把自己的事全都說成別人的,只要主角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一切責任彷彿都能免去。課堂裡,這種妄想,通常會被老師的一聲吹散,噓!

    人群裡,我習慣沉默。只要是四人以上的聚會,我多少會覺得不自在,人們都以為嘮叨鬼自顧自說,其實不然,我很在乎聽眾;別人不想聽,我就不說,看不到那個想聽的別人,我就不說。噓!這是句咒語,專治嘮叨鬼。

    小學三年級的課堂裡,我鼓起勇氣,在全班默不作聲的情況下,舉起手發問。小孩的獎勵機制很簡單,當他做完一件事後得到讚賞,就會繼續做,每次當他想要獎勵,就會重複做同一件事。於是,課堂裡每次舉手發問的人都是我,慢慢地,同學眼裡,我不再是那個解救他們的英雄,反而成了他們厭煩的對象;不只是同學,甚至是當初贊同我的那位老師,也開始煩我。噓!這是句咒語,讓我知道慎言。

    自此,我只把話說給想聽的人。耳朵不像眼睛和嘴巴,不能閉上,不想聽,只能伸手去掩,又或者,唸句咒語。噓!世界就會變得安靜,假如大家都不說話,世界就會變得沉默,假如大家都不說話。噓!我開始懷念課堂裡偷偷聊過的心事,那些白費過的唇舌,怎麼會如此難得。

    他    他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