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9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筆雯集)白犀牛的血脈
(尋樂人生)當輸乾輸淨的港青遇到澳門老太
(無聲喧嘩)高中哲學課
(一寂之地)閱讀習慣
(幸福魔法)當我變成我所討厭的人
(第四人稱)噓
(一格藍山)且談愛情
(西窗小語)新保總統把公屋預算砍掉逾半
(雜 談) 話說書市
與澳門日報結緣卅五年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8月28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雜 談) 話說書市

亦 聞

     話說書市

 

    今年適逢香港書展三十年。作為一個商業城市,香港書展之所以成功,在於其組織、策劃、宣傳、營銷有自己的特色。香港書展由香港貿易發展局主辦,而非出版商、圖書商,憑藉着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優越位置、固定的書展時間、一流的服務、一批文學大咖臨場演講、與讀者面對面交流,令今屆香港書展為歷屆之最,六百多家出版商參加,展出書籍十萬冊,參觀人數達一百萬,成為香港一個文化品牌。

    相傳,我國最早的書市可追溯至公元四年,漢始帝王莽所建的大學(書院),位於長安東南,那兒有一大片槐林,學生們在槐樹下設攤買賣書籍、笙磐樂器,每月逢初一、十五開集,為書市的雛形。北宋時期,隨着書院的擴大,書市得以發展、繁華,每月固定五次,有各類書籍、古玩、字畫、碑帖,最有名的要數開封相國寺廟會。

    解放後,我國於一九八○年在北京勞動人民文化宮舉辦了全國書展,一九八一年上海舉辦了首屆上海書展。此後,杭州、西安、成都、廣州等城市亦相繼舉辦過書展。到了二十一世紀,我國舉辦書市比較有影響的城市有北京、上海和廣州,其中,北京書展有規模,但讀者不多;廣州書展又稱“南國書香文化節”,規模大,讀者也多,書展形成以廣州為中心,並輻射廣東各地市;上海書展無論規模、參加人數,還是影響,可媲美香港書展。

    春江水暖鴨先知。說到書展,不得不說台北書展。台北書展每年二月舉辦,比香港書展、上海書展要早半年,為書展的一個風向標。台北書展雖規模、人數比不上香港書展,但台北書展勝在文化氛圍好、講究氣質。迄今為止,除了北京書展我未去過,上海、廣州、香港、台北的書展都到過,印象深的應是香港書展。二○一五年起,我連續五年參加,今屆印象更深。那天,參觀過程中偶遇文化學者許子東,我們為半個上海老鄉,老鄉見老鄉,眼睛淚汪汪。他正接受鳳凰網的採訪,談及香港書展,他認為香港書展商業氣息更濃一些,出版業競爭更趨激烈。他說,香港純文學的作品一般能賣二千冊就要開香檳酒慶祝了。中國有十四億人,有一億人讀文學就不錯了。

    回到澳門,澳門有兩個書展,一個是“澳門書香文化節”,分春秋兩季;另外一個是“澳門書市嘉年華”,我去過幾屆,感覺兩個書展規模不大,畢竟澳門人口少,能堅持這麽多年,已屬難能可貴。

    在我看來,書市作為一種文化盛宴,理應成為社會一種風氣、一種修為、一種品行。

 

    亦    聞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