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從沉默說起:劉慧德的《現形記》
劉融齋熙載
數學與藝術
布里奇特 · 萊利(二)
看快樂 ——方家揚、李少玉攝影作品展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9月24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從沉默說起:劉慧德的《現形記》

林小雯


《葵扇老人》有着澳門常見的葡式瓷磚畫的 藍白色系,葵扇借助機械裝置驅動。


近處作品為《搖錢樹》,遠處作品為《人山 人海》,刻劃變化的人心和城市景觀。


劉慧德作品《九曲橋》,講述盧廉若公園 和澳門第一代賭王家道中落的故事。

    從沉默說起:劉慧德的《現形記》

    ——威尼斯雙年展澳門展後記

    轉眼間,今屆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已開幕四個多月。今年我有幸獲澳門文化局藝術博物館邀請,為藝術家劉慧德策劃澳門展區的展覽《現形記》,這是澳門首次由女性藝術家以個展的形式代表參展,意義不言而喻。

    展覽以《現形記》為題,一方面是為了凸出劉慧德藝術創作中一貫的誌怪色彩,另一方面則探討了澳門的隱形與現形——關係到澳門文化身份的構建。展覽參考了澳門作家李展鵬的新書《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這正是一本探索澳門文化身份的著作,我與慧德的討論亦由此打開。作為一座移民城市,澳門由大量移民人口構成,缺少本土身份的認同,但隨着藝術家和文化工作者開始關注這類議題,這座曾經隱形的城市也許終於能夠打破沉默。

    《現形記》展出了慧德的十件(組)陶瓷雕塑及裝置作品,糅合了她對澳門的記憶、再思與想像,既有在澳門流傳已久的神話故事的再現(《原始鑄工》、《世間脊柱》、《神道柱》),亦有她已成頹垣敗瓦的家園(《葵扇老人》、《神臺》、《唔該借歪》)、變化的城市地景(《人山人海》、《搖錢樹》),乃至澳門賭業的歷史遺產(《九曲橋》、《客途秋恨》)。《Art in America》藝術雜誌評論她的作品“保存了澳門過往的文化記憶”,“山丘、原住民的棲息地、舊城、瓶瓶罐罐、葵扇、鬼怪、船隻以及傳統九曲橋在展覽上一一現形”;但慧德的地方書寫不是那種歌功頌德的史詩記載,它更像民間口耳相傳的神話和傳說,時而透露她那種詭譎的藝術風格,有來自澳門的觀眾說她的作品“一身妖氣、東邪西毒”,形容得最為地道。

    慧德在信奉道教的家庭中長大,自幼便接觸道教的信仰和儀式、器物與觀念,這便形成了她創作的基調。正是從這鮮活的民間經驗出發,《現形記》切入到澳門的文化身份表述,一層層地剝開澳門人混雜的文化生活經驗。事實上,慧德的誌怪美學不僅融合了道教的各種造型和象徵,同時亦深受殖民歷史、日本動漫、港式鬼片等的影響,比如《葵扇老人》有着澳門常見的葡式瓷磚畫的藍白色系,《唔該借歪》的聲光裝置充滿港式鬼片的瘮人氣氛,《人山人海》的小鬼形象則讓人想到宮崎駿動畫的煤炭屎鬼。這些不同文化符號的結合,體現了慧德在澳門成長過程中所體驗到的文化多樣性和複雜性。

    李展鵬在《隱形澳門》書中曾寫道,“澳門雖小,卻有數百年的文化混雜經驗,澳門文化是一杯你喝下去時不會馬上分得清混了什麼材料的雞尾酒”。我想《現形記》便是在製作這樣一杯雞尾酒,不過我更願意用“廿四味”來形容,因為它讓國際觀眾體味到的澳門,更像一種口味複雜的地方飲料,甚至從來沒有固定的配方。   

    (作者為第五十八屆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中國澳門展區策展人) 林小雯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