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隨筆)疾病,人類最好的朋友
(西窗小語)烏議員平均家中藏鈔七十萬美元
(句句是甘)女朋友收入是我的三萬倍,如何改變?
(斷章寫義)餐桌上不能談政治?
(聲色點擊)阿囝學煮蛋
(榕樹頭)人舊街更舊
(亂世備忘)緩慢之謎
(筆雯集)虞芮之爭悟減讓之道
(夢裡聽風)有意思的地方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0月1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亂世備忘)緩慢之謎

林玉鳳

緩慢之謎

    澳門有些事情很玄妙,很難令人明白箇中原因,舊區重整便是其中一個例子。

    二○○四年,澳門政府第一次提出舊區重整計劃,當年的目標是為了改善居民的生活素質。消息一出,社會近乎無人反對這個計劃,只是熱議如何重整,哪一個區域先重整,爭議是如何在保障私人產權的同時,確保舊區得以美化、修整或重建。面對一個近乎全民都有共識要解決的問題,政府不同部門碎碎念了十五年,現在又一次政府換屆了,回頭一看,所謂舊區重整或都市更新的政策多次修改,又出現過不同的官方機構負責。雖然近月政府動作頻頻,有不同的計劃方案,但最核心的舊區重整或都市更新,至今仍然沒有一個完成的項目。當年最早被認為要納入重整的區域,現在不少樓宇的樓齡,已經從三十多年增至五十年。

    要將一個區域重整,從一個區域的劃定開始,肯定已經有爭拗,都市更新也牽涉大量利益,內地釘子戶新聞正正提醒這種工作肯定困難重重,但同樣的困難,全球的任何城市其實都需要面對。在澳門討論如何舊區重整和都市更新的同時,台灣、上海和廣州已經完成了不少難度巨大的舊區重整項目,這些地方一開始整修時,遇到的反對聲音肯定比澳門的要大。而且,經歷過“天鴿”風災,澳門人很明白舊區的基礎設施處於何種脆弱狀態。我聽到居民對舊區重整的聲音,到今天仍然是以正面態度為主。

    政府真的要動手了,要解決的幾乎都是技術問題,而不是政治問題。這樣的問題,可以擾攘十五年而裹足不前,不是一個謎,還可以是什麼?

    林玉鳳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