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隨筆)疾病,人類最好的朋友
(西窗小語)烏議員平均家中藏鈔七十萬美元
(句句是甘)女朋友收入是我的三萬倍,如何改變?
(斷章寫義)餐桌上不能談政治?
(聲色點擊)阿囝學煮蛋
(榕樹頭)人舊街更舊
(亂世備忘)緩慢之謎
(筆雯集)虞芮之爭悟減讓之道
(夢裡聽風)有意思的地方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0月17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夢裡聽風)有意思的地方

谷 雨

有意思的地方

    都說張曉風的散文美得不得了,後來買來讀,美則美矣,略有點繃得太緊,像要字字珠璣的樣子,多少有點矯情。但有的文章寫一些細微的小事情,又蠻可愛的。

    她寫有一次和友人去香港的香滿樓吃“稀罕東西”——加拿大的巨型象拔蚌、泰國的鰐魚肉和新疆的馬尾牛。那頓飯她沒怎麼描述,倒寫了餐館門口一個背街而坐的裁縫師傅:他不疾不徐地踩着衣車,替人改西褲,“好像一件八元”。頭上掛了一牌子,上寫三行字:

    貴客交來物件

    如有任何損失

    各安天命

    呵,這個很有趣。叫我想起齊白石貼在家門口的字條:“中外官長,要買白石之畫者,用代表人可矣,不必親駕到門。從來官不入民家,官入民家,主人不利。謹此告知,恕不接見。”“賣畫不論交情。君子有恥,請照潤格出錢。”還有叫門生之類不可進門先問候師母,否則以後不許進門等等。

    這都是有趣的人和事。

    張曉風說,一個城市住不住得下去,不在市長大人好不好,而在小生意人夠不夠神氣。

    一個地方,有時確實會因為一些奇妙的人而令人難忘。那年陪母親及她一眾小學同學去烏鎮。中午時分,家家戶戶都在做飯,經過一戶人家門口時,聞到撲鼻香味,像是黃酒炒什麼肉類的味道,忍不住探頭一望,一個繫着圍裙的中年男子正在煤爐上用小鐵鍋炒菜,見我探頭,對我一笑。我說:“好香啊!”

    他招手叫我走近,是黃酒炒豬肝,已淋了醬油麻油,正待出鍋。他看看我和身邊的老媽說:“一起吃飯吧!飯做得多。”

    說真的,那菜太香了,要不是跟大隊,沒準我就搬櫈子不客氣了。

    道謝出來,趕上大伙,菜沒吃到,心裡卻是美滋滋的。這個小鎮在記憶裡就變得有點意思了。

    谷    雨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