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熱鬧且華麗的致敬
艾慕杜華的個人之痛
《回浪》:父親 · 遺落的 · 思念
主旋律大勝
在罪孽裏有無辜者嗎?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0月17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熱鬧且華麗的致敬

查太元

    熱鬧且華麗的致敬

    ——《紅旗飄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樂團八一音樂會觀後感

    在安排今年暑假赴京行程時,依例檢索各大劇院的表演藝術節目,見到不少品質精緻的,但因這類節目多數票券甚早售罄,或訂價甚高,我最終選擇觀看一場性質上較為特殊的演出,即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樂團為慶祝“八一建軍節”,假國家大劇院音樂廳舉辦的《紅旗飄飄》音樂會。

    《紅旗飄飄》的開票時間相當遲,約在演出前二周才對外正式發售票券。而在發售當日,低價票於最短的時間內賣完,只剩中、高價票可供挑選,故我選擇二樓正面樓座位置購票觀演。演出之前,我也從官網系統中見到所有票券均已售罄,除去贈票因素之外,可猜想這檔節目仍受京城觀眾歡迎,而現場極高的上座率也證實這一推測。

    音樂廳的佈置十分有軍事氣氛,除高懸的紅旗標題背景以外,在樂池背面則陳列國旗、黨旗、軍旗各八面,很有氣勢。樂隊頗具規模,大致鋪滿整座樂池。與前幾年網上所見樂師身着軍常服演出不同,此次參演樂師均穿藍色新式禮賓服,稍添幾分洋氣。(但指揮張海鋒與幾位獨唱歌手仍着軍常服。)

    音樂會在樂團高奏、與會觀眾齊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樂聲中開展。上半場曲目,先是以軍樂團創作室主任郭思達《偉大的慶典》的首演打頭陣,此曲係為慶祝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而作,全曲較為雄壯、流暢,是首頗通俗易懂的節慶開場曲。其次李旭昊所編曲的《紅色印章》,糅合了《國際歌》與《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兩首歌曲旋律,從和聲的手法及配器上來說有些新意,樂曲的變奏亦緊湊明快,中段安排了女童獨唱及小提琴獨奏段落,較為抒情,但兩首歌曲的銜接仍稍嫌生硬,會予人有種為嫁接而嫁接的突兀感。

    接着由娜拉編曲的《我愛你,中國》及《紅旗飄飄》,節目單上分列為兩首曲目,但實際上被安排成連奏的形式。先是由解放軍藝術學院聲樂教授張妮演唱前曲,除了開頭音準略有不穩以外,音色共鳴與編曲方面獨特的和聲安排,給我留下了很好的深刻印象;就當歌曲將盡未畢之際,突然畫風一轉插入了快節奏的《紅旗飄飄》段落,並由第十二屆青歌賽冠軍得主師鵬演唱,但此處的編曲及演唱都不如人意,尤其獨唱音量在使用擴音的情況下仍被樂隊蓋過。而後,二人又再現《我愛你,中國》的高潮段落,整段表演雖有幾處亮點,但如此連唱安排方式,卻使得聽覺感到零碎。

    再者是由郭思達作曲配樂的王毅詩作朗誦《英雄中國》,特邀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田華領軍,與溫玉娟、吳俊全、楊帆共同朗誦。高齡九十一歲的田華,滄桑但仍飽滿嗓音自然是節目亮點,但朗誦者擴音過大,無益於觀眾感受詩文與音樂的結合。而擴音系統一度未調適正確,其中一位朗誦者的麥克風無法正常使用,幸而在指揮及後臺人員的機智應對下,很快速地排除障礙。另從文學的角度看來,這首“詩”實則較似散文,沒有發揮詩歌文學的音韻聲律特點,較為可惜。倒是經指揮介紹,“詩”中提及的航天員楊利偉也蒞臨音樂會現場時,全場氣氛高漲,觀眾甚是激動。在這樣的熱鬧情緒下,指揮隨即帶領樂隊演出《勝利在召喚》進行曲,完成上半場演出。

    下半場伊始,樂團演出關峽名作《激情燃燒的歲月》管樂版(李旭昊編曲),這個管樂編曲有幾處相當精巧的段落,鋼琴、顫音琴及鐘琴的運用十分合適,演出效果不亞於原管弦樂版本,但樂曲慢板抒情處有時會被觀眾噪音掃興。其後,樂團進入第一階段的與觀眾互動環節。

    在指揮的帶領下,樂團演奏一連串與解放軍(紅軍)曾參與戰役或重大事件的相關軍旅歌曲,包括《我是一個兵》《紅星歌》《游擊隊歌》《戰鬥進行曲》《英雄讚歌》《學習雷鋒好榜樣》《軍港之夜》《再見吧,媽媽》《一二三四歌》等,並在相關樂曲奏響之時,邀請曾參與戰役或重大事件的當事人及其眷屬起立接受全場致敬。由於演奏緊湊、掌聲不斷,現場氣氛持續升溫,而各曲目又包括演奏、獨唱、手風琴重奏等不同形式,讓人看得目不暇给、華麗至極。

    這當中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由第十四屆青歌賽冠軍得主陳蘇威所演唱的《再見吧,媽媽》,情感飽滿、音色扎實,並運用歌劇表演手法,詮釋這首述及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軍旅歌曲,聲聲動人,尤其最後帶有哭腔的高音,既脗合作品旨趣,又不流於俗套,藝術張力相當巨大。

    第一階段互動環節之後,樂團邀請著名民族聲樂女高音雷佳演唱,包括她的著名曲《蘆花》以及大眾耳熟能詳的《在希望的田野上》,這兩首歌曲的表演也十分成功,尤其雷佳對《蘆花》的演唱詮釋,以繞樑三日、如痴如醉等成語形容聽後觀感,應不為過。現場更有許多雷佳的“粉絲”,在此二曲目演出之後大喊“雷佳我愛你”,場面相當歡騰。

    第二階段的與觀眾互動環節,在節目單上標明的是“軍兵種進行曲聯奏《向軍旗敬禮》”,實際上是演出解放軍陸、海、空、武警、火箭軍等軍兵種的代表軍歌,包括《人民海軍進行曲》《中國空軍進行曲》《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進行曲》《火箭軍進行曲》《分列式進行曲》等曲目,指揮亦循例邀請上述各軍兵種的現、退、離役軍人或其眷屬起立,既向舞臺陳列之旗幟行軍禮,也接受在場觀眾的致敬。而在各曲目演奏時,亦有樂師舉牌告知樂曲對應的是何軍兵種。而這些軍兵種進行曲,在解放軍軍樂團的正統詮釋下,也傳達出一種莊嚴、正確的聆聽感受。為增強此一階段演出的氣勢效果,堂座區添加數十名銅管樂師(解放軍軍樂團及清華大學軍樂團聯合參與),環繞四周吹奏,使現場的音響效果猶如廣場行進檢閱一般,非常震撼人心。

    在節目單所列曲目之外,解放軍軍樂團與外加樂師又共同演奏了《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歌唱祖國》《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強軍戰歌》等曲目,而《歌唱祖國》一曲不僅有與會觀眾的大合唱,後段並展示較為緩慢雄壯的風格版本,在強大的音浪襲來下,特別令人身心激昂。

    若從純粹的音樂欣賞來說,《紅旗飄飄》音樂會可能充滿許多不利聽覺的因素,首先是觀眾交談情況嚴重,噪音較多,再者是因為演出者與觀眾互動,造成掌聲太多,有時會令人聽不清樂音。但不得不承認,解放軍軍樂團的曲目安排是相當費心思的,讓觀眾可以獲得相當完整的軍事音樂體驗,整場節目毫無冷場拖沓處,到處充滿威武之音。樂團表現方面,上半場有不少處理過於凸顯強硬,尤其打擊樂的力道甚猛,但下半場有些曲目卻能表現較為精緻、細節的處理,這就顯得可貴了。而在強調紀律、一致性的軍樂團面前,指揮張海鋒在舞臺上的作用,可能更側重於串連節目、與觀眾互動等作用,遠多於對樂團的掌握,但這無礙於樂團達到表演的成功且完整。

    從網絡資料可見,解放軍軍樂團這樣的曲目安排或類似的演出模式,在前幾年已有出現,如二○一七年為紀念建軍九十周年的《我是一個兵》音樂會等例。由此可見,在眾多政治場合的禮儀功能之下,解放軍軍樂團在表演藝術市場上,也走向一條獨特但專業、具實用目的但有自我風格的道路。如果該團未來演出能在節目單製作能多花費點心思(單張雙面的曲目表資訊簡單,也存在不少錯誤)、多展示不同風格的曲目,又或推廣營銷上有更多靈活的創意,那麼相信解放軍軍樂團也能成為海內外表演藝術市場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評論場次:8月1日晚上7時半,北京國家大劇院音樂廳)

    查太元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