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熱鬧且華麗的致敬
艾慕杜華的個人之痛
《回浪》:父親 · 遺落的 · 思念
主旋律大勝
在罪孽裏有無辜者嗎?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0月1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艾慕杜華的個人之痛

風 語

    艾慕杜華的個人之痛

    ——《萬千痛愛在一身》

    享譽國際的西班牙電影大師艾慕杜華(Pedro Almodóvar)已年屆七十之齡拍了《萬千痛愛在一身》(Pain and Glory),藉這部半自傳式電影自白他過去七十年的人生的痛與榮譽,半虛半實。電影中的男主角Salvador,是一位已具成就的電影導演,正是艾慕杜華自己的化身,他的經歷就是艾慕杜華自己的生活寫照。電影開始第一場,鏡頭在泳池底下,逐漸拉近坐在池底沉思中的主角,特寫拍攝他胸口上由肚臍一直蜿蜒上延至頸下的一條長長的手術疤痕,像一條醜惡的大蜈蚣。以影像投射出蟄伏在他身體上的傷痛,足顯導演運用影像的功力。

    電影主要回顧他的三面人生:和母親一起度過的既貧苦又快樂的童年生活、對母親的思念、兒時和水坭匠阿華度的交往——那是他對男性慾望的起始。《萬千痛愛在一身》所縷述的“痛”有兩重:身體上的,頭痛、背痛、吞食哽咽症……另一重痛來自對母親、同性伴侶及朋友的內心糾結。他母親晚年心中有一個疙瘩和一個心願:她以為兒子因為當年被自己送進神學院唸書而憎恨她;心願是回鄉生活,老死於自己家中床上。最後,他化解了母親的疙瘩,卻痛咎於未能實現帶母親回鄉的承諾。痛,使他精神沉淪,在創作事業上萎靡不振,終日以藥為食,過着與世隔絶的隱居生活。

    故事的主要導線是西班牙電影圖書館選映Salvador拍於三十二年前的舊電影作品《滋味》,作為電影展的節目,並邀請他出席映後座談會。這個邀請讓他矛盾於是否要踏出自我隔絶的世界,也重勾起他內心多年的糾結。在他的摯友兼女助理的鼓勵下,他終於答應接受邀請。在準備出席影展的過程中,Salvador得以逐一解開了多年的心結,為自己療傷。期間,他重新檢視並終於接受了當年極不滿意的舊作《滋味》,又主動探訪了當年為拍《滋味》而反目、不相往來達卅多年的演員Alberto,彼此冰釋前嫌。為此而失意於表演事業多年的Alberto也得以重新振作。Salvador收藏在電腦裡的傷痛文章《癮》(Addiction)因Alberto而能在劇場裡公開見觀眾,因而讓Salvador重逢了卅多年前不告而別的舊愛——《癮》裡的主角——他那染上毒癮的前度同性伴侶。

    故事最後,Salvador分別化解了和母親、舊戀人和友人的心結之後,決意戒掉賴以止痛的海洛因,以精神意志來療他肉體上的痛,重新出發上路,進行創作他的最新自白式作品《慾望之初》。《慾望之初》有一段內容是描寫年輕健碩的水坭匠阿華度在他家裡、他眼皮底下赤身露體沖身,潔淨身體的往事,那是他對性的慾望之初。那年,他九歲。五十年後,他無意中在一個畫展上看到當年阿華度以他為寫生對象的一幅畫。畫作因為地址的失誤而寄不到他手上,輾轉流落於跳蚤市場,幾十年後登上藝術之堂,當年目不識丁的地盤工人阿華度並不知道自己已成為了無名氏畫家。這段小插曲為電影情節增添了人生的唏噓。

    《萬千痛愛在一身》以Salvador現在的生活及過去的兒童生活交叉敍事發展,觀眾一直以為兒時生活的部分是主角的倒叙,果真這樣結構的話,艾慕杜華這位電影大師的叙事手法就未免落於俗套。到影片最終一個鏡頭,艾慕杜華才向觀眾揭示了童年生活那部分原來是他的電影新作《慾望之初》的拍攝片段,以插叙手法安插於故事主線之中。以叙事結構來隱喻主角重新振作,使叙事構思變得不平凡。

    風  語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