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熱鬧且華麗的致敬
艾慕杜華的個人之痛
《回浪》:父親 · 遺落的 · 思念
主旋律大勝
在罪孽裏有無辜者嗎?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0月17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在罪孽裏有無辜者嗎?

梯 亞


➡當律師的杰納度提醒妻子:“過去的時代讓我最生厭的就是,不讓那些罪犯有辯駁的機會。不管你是多麼肯定,不管是多麼嚴重的指控,他都有權利爲自己辯護。”


⬅寶蓮娜用槍指着米蘭達,控訴他:米蘭達醫生在不同地點,先後強姦寶蓮娜十四次,而每一次都會播放舒伯特的《死亡與少女》。

    在罪孽裏有無辜者嗎?

    剛讀完《槍炮、病菌與鋼鐵》作者戴蒙德(J. Diamond)的新書《劇變:國家如何應對危機和改變/Upheaval:How Nations Cope with Crisis and Change》。書中討論了日本、印尼、澳大利亞、德國、芬蘭、智利、美國等國家,在面對危機時的反應與行動,並評價其得失。當讀到智利那一章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想起波蘭斯基(R. Polanski)導演的一部影片《死亡與少女/Death and the Maiden》(一九九四)。影片一開首,即聲言故事發生在南美。儘管沒有指名道姓,但明眼人都不難看出該片是在影射智利。影片的人物只有三個,卻不無野心地展示民選政府重新執政後的社會景象,哪怕不過僅僅是一幅極簡主義版的縮圖。

    寶蓮娜與當律師的丈夫杰納度住在遠離市囂的海邊,附近少有鄰居。寶蓮娜在大學時代,曾積極參與反軍人獨裁政府活動,遭逮捕並受酷刑虐待,從此變得敏感、暴躁、神經兮兮,以致有任何駛近住處的車輛,她都會提槍戒備。一個暴風雨的傍晚,杰納度在駕車回家的路上拋錨,幸虧路過的醫生米蘭達把杰納度送回家。從陌生人的聲音、體味和他車上的一盒舒伯特《死亡與少女》音樂磁帶,寶蓮娜認定米蘭達就是當年曾經使用電刑虐待並强姦她的人。米蘭達極力否認所有指控,更聲言那段時間他根本不在國內,而是去了巴塞羅那,如果需要,只要打個電話去那邊就能證明。一個堅信對方是十惡不赦的罪人,一個則堅持自己是無辜者。誰是?誰非?

    梯  亞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