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1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憶舊)磚瓦舊屋
(西窗小語)關核電煤電默克爾不理盟友死活
(燕堂夜話)美食之都
(娛情未了)電影是甚麼
(雕刻時光)“澳門地方很有趣味”
(霧中風景)星期日的儀式感
(若無其事)難 了
(筆雯集)從《小窗》窺〈里仁〉
(信步由之)努力以赴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2月3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憶舊)磚瓦舊屋

輥 生

磚瓦舊屋

    近期老家贛西農村出台一項房屋政策,規定凡是磚瓦房,如果不把原屋頂的灰瓦換成色彩鮮艷的琉璃瓦,則政府就出動挖掘機給拆除。理由是舊屋不美觀,影響村容。而我家正有一棟磚瓦房,並且窯磚僅一米多高,剩下的都是土坯,是父親中年時候所建,距今近四十年了。幾年前父親過世後,恰逢政府規劃新農村,我們又在舊屋前不遠處蓋了棟三層的樓房給母親日常居住,那棟磚瓦房就一直空着。雖然我們兄弟三人沒再生活在農村,但那舊屋卻凝聚着我家兩代人的心血,不捨得就此拆除,故而改換了琉璃瓦。

    建造舊屋的那一年,我正好讀初三,弟妹們尚小,有些少不更事。建造過程的艱辛與不易,現在回想起來,仍是沉甸甸的。

    自我記事時起,老屋前就有一大堆亂石,聽祖母講,是鄰村砌水渠時多出來不要的,父親就用簸箕一擔擔挑了回去。平常勞動時看到石頭父親也會帶回家,農閒季節他還偶爾到山上撿石頭。後來建房打地基時,那些石頭就大派用場了。我猜想,父親年輕時候就萌生建房的願望。可是,以前的農村,往往幾輩人的積蓄都蓋不起一棟磚瓦房,更何況祖父在父親十八歲時就過世了,父親手下還有三個年幼的妹妹,這對於家境貧寒的父親來說,蓋一棟磚瓦房,有些異想天開。

    好在八十年代初,贛西農村都分田到戶,原屬集體的房屋、耕牛、豬欄和曬墊、穀籮等所有財產全都分給農戶。手頭突然略有寬餘的農民,大都想到要建造新房。父親自然更不例外,並且開始慢慢籌備建築材料。

    建房所有的木料,包括門窗、脊檁、樑柱、椽子、樓板,都是父親多次帶鄰居親戚(主要是男勞力,有時母親也參與),帶米帶菜,在離家幾十里遠的深山老林裡砍樹後,或整棵樹或鋸成板再運回家。有時一去就是一星期甚至十天半月,有一回父親在一個叫紅石窩的地方砍樹時,被隨樹倒下帶動滾落的石頭削去半個腳後跟,養傷兩個月才好。

    砌牆用的磚塊,都是請師傅到家做好,自己再從煤礦拉煤,摻黃泥做成煤餅,然後在空地上砌一個土坯窯燒製。而製作厚重的土坯,則要先挖鬆一大坑的泥土,挑水浸濕後放上稻草趕牛去踩,最後把和好的泥挑到木方格裡,一塊一塊的製作。無論挖土、挑水、擔泥還是做坯,少一份力氣都不行。所有這些,都是父母親力親為,當然也會請人幫忙。而作為一家之主的父親,我常看到他連短褲都被汗水濕透。

    經過兩三年的準備,祖母也養好豬,就開始建房。然而,我家建房最難之處,還在宅基地的糾紛方面。為此,祖母與父母常常頂着炎炎烈日到處去求人,一次次往村裡和鄉裡跑。那種無助和被欺凌的情景,也讓當時初諳世事的我怒火中燒,恨得牙根癢癢。後來在村裡的強力介入下,得以在原址成功建房,也算實現祖母和父母兩代人的心願。

    我家那棟磚瓦構造的舊屋雖已落伍,但在我的心中,它卻永遠是高大上的建築。

    輥    生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