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1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憶舊)磚瓦舊屋
(西窗小語)關核電煤電默克爾不理盟友死活
(燕堂夜話)美食之都
(娛情未了)電影是甚麼
(雕刻時光)“澳門地方很有趣味”
(霧中風景)星期日的儀式感
(若無其事)難 了
(筆雯集)從《小窗》窺〈里仁〉
(信步由之)努力以赴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2月3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筆雯集)從《小窗》窺〈里仁〉

冬春軒

從《小窗》窺〈里仁〉

    有一句很流行的話,我不敢肯定它是俗俚還是古諺。話是這樣說的:“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我很認同這句話,因為今天市面上出售的葡萄都是甜的,有些甚至甜如蜜味,大概是培植上的改良,確實吃不到酸的葡萄。

    酸,固是五味之一,不過還有一個解釋是嫉妒。《小窗》有云:“清閒無事,坐卧隨心,雖粗衣淡飯,但覺一塵不染;憂患纏身,繁擾奔忙,雖錦衣厚味,只覺萬狀苦愁。”細味這段話算不算“酸葡萄”?因為其理論是:粗茶淡飯者,亦即窮人,他們可以坐卧隨心,十分愉快;相反,錦衣厚味的大富翁,卻是憂患纏身,萬狀苦愁。

    對於《小窗》所言,我不盡認同。關於“錦衣厚味”方面我没資格發言,因為自己從没有“富翁”的經歷。至於“朝種樹,晚鎅板”,捉襟見肘的日子深有體會。觜爪已弊,黃口猶饑。《小窗》說的應是有閒階級,雖然未算富有,畢竟還有“粗茶淡飯”。

    說到貧的,歷史所載多的是。《史記 · 仲尼弟子列傳》:“回也屢空”。回,是孔子的學生顏回,說他“屢空”,是經常困乏,孔子說:“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顏回能安貧樂道,相信是他没有家累。《小窗》說的:“雖粗衣淡飯”而“坐卧隨心”,應是孔子說的:“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富貴,誰個不想,不過應循正道去取得。否則不能接受;貧賤,哪個不厭惡?不以正當方法去脫貧,君子不為。君子拋棄了仁德,只有臭名遠播。所以縱使吃一頓飯的時間,匆忙倉卒之中,也一定要與仁德同在。《小窗》所言,並不是“酸葡萄”,應是《論語 · 里仁》之旨。

    冬春軒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