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5版:學生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揮手自茲去
(布上油畫)《小盆花寫生》
點評《小盆花寫生》
點評《揮手自茲去》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2月3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揮手自茲去

鄧芷淇 濠江中學 高一

    揮手自茲去

    那是一座擁有溫度的小城,歷史長河在這裡流淌,刻劃出歲月的痕跡。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有它們自己的故事。每一個故事的背後,都有獨具匠心的演說家。

    鋪滿小石子的路面坑坑窪窪,路的兩旁還有幾株不知名的野花,沿街是舊式的雜貨店、文具店、小吃店,鱗次櫛比。樓房高度參差不齊,有灰黑色的磚瓦也有粉白色的瓷瓦,窗戶也有老廣式的風格,沿壁上看一隻宮廷小獅子正蹲立在屋簷上。這裡沒有車水馬龍,一切歸於寧靜。

    我在這裡長大,每一片都有我撫過的痕跡。裝着暗黃燈光的電杆上斜拉着一條條電線。巷口有令人熟悉的大榕樹,虛長的髮鬚似在垂釣,每每經過,總有幾位長者悠閒地坐在樹下,石凳上聊聊家常。我愛聽他們講古老的故事,平凡、樸實卻又煙火氣十足。安靜的小城也有熱鬧的時候,緊鑼密鼓的炮竹聲寓意着新春的到來。燈籠掛起,滿巷子一片通紅。長者們捲起衣袖,書寫他們對歲月的記憶,筆走龍蛇,遊刃有餘。

    滿巷子的喜氣洋洋總少不了一處——祠堂。祠堂門口的兩尊獅子開了眼,守護着新的大門。祠堂裡擺着幾十桌,八方遊子從天涯趕回,也只為這一場家宴。

    一把年紀的太公又重新抄起鍋鏟,這裡是他的戰場。他在灶前奔波,手起刀落,揮鏟如風,鹽油醬醋柴米油一應俱全。雖頭髮斑白,但手上功夫卻未曾老去。在等老人們入座之時,我與巷裡的孩子一齊逗曬太陽的大肥貓,捉拱橋邊的樹叢中的螞蚱。

    開宴了,大人們忙着敬酒,寒暄。小孩子們都準備了一小個袋子向大人們討喜錢。吃着家宴,看着台上的戲,回憶着那巷子裡的點點滴滴。這雖不是甚麼山珍海味,但也齒頰留香。每一道菜都獨具匠心,功夫到家。每一席家宴都那麼樸實,給人一種幸福的感覺。

    家宴罷,眾人散。

    熱鬧的祠堂漸漸的又重歸寧靜。年復一年,祠堂煙火從未間斷。但太公一年年老了,歸來的遊子不多了。歲月的依舊在青黛牆瓦上划過,小城變得寂靜。新社會的出現改變着小城,舊的東西會悄然離去,新的事物會進來。

    我站在小巷的路口,驀然回首,巷子幽長,我揮一揮手向它作別。我知道美好記憶不會被帶走,但時間會讓記憶淡去,我只希望它能走慢點,讓我再多看幾眼。

    鄧芷淇  濠江中學  高一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