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海角片羽)到公墓實習採訪烈屬
(老陳海外食事)襟裳岬的鰹魚
(衆藝館)疫前之藝穗
(四方聽音)我的生活方式
(山谷小島通信舍)狗的百感交集
(胭脂齋)適時改變
(時光迴輪)不是衝突
(筆雯集)威尼斯的嘆息橋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下廚抗疫小指南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2月9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海角片羽)到公墓實習採訪烈屬

賀越明

到公墓實習採訪烈屬

    我曾就讀和任教的復旦大學新聞系,歷史悠久,去年十一月初辦過九十周年大慶。回想起來,求學的不少往事值得記述。其中之一,是大二的新聞採訪與寫作課,教師佈置的一次採訪實習很特別。

    那是一九七九年四月初,這門課已上了一半,任課教師陸雲帆、周勝林說課堂上學不會真正的新聞採訪,大家要實習當一回記者。去哪裡實習呢?正好清明節將臨,全班都到龍華革命公墓(後改名龍華烈士陵園),現場採訪祭奠烈士的親屬後寫成稿件。五日上午,六十名同學到了公墓,馬上分頭尋找採訪目標。我看見一塊墓碑前有老中幼三位女性在默默致哀,等着她們完畢,就上前攀談起來。那位老年婦女姓林名珍,是墓碑上的李錫佑烈士遺孀,旁邊是其女兒及外孫女。經我提問,她細述了烈士的悲壯事蹟。

    據當時的筆錄,上世紀四十年代後期,李錫佑任淞滬警備司令部所轄某部少將副司令,他為人正直,曉明大義,早已不滿國民黨統治尤其是軍隊腐敗。正當他和司令張權為國家前途和個人出路憂慮時,中共地下黨派人找上門來,分析國際國內形勢,講解方針政策,鼓勵他們棄暗投明準備起義。一九四九年初,在上海臨近解放的日子,他們把淞滬警備司令部的軍事部署包括作戰地圖,一次次送交地下黨轉往解放區。為了配合解放上海,他們還暗中策動國軍主力第二十一軍一三二師等部起義,時間定在五月十六日上午十時。不料,就在一切謀劃妥當之際,一名軍官告密出賣了整個計劃!十五日早晨,李錫佑剛走出家門,幾個特務一擁而上……差不多同時,張權也被捕了。他們受審時受盡折磨。李錫佑的手臂和腿都被打斷,依然堅貞不屈。司令官湯恩伯恐軍心動搖,急忙下令秘密處決。當月二十一日,時年三十二歲的李錫佑和張權同時就義。那一天,距上海解放僅差三天。據聞,他們犧牲前毫無懼色,對新中國的誕生充滿信心。

    林珍還訴說,“文革”開始後,上海的造反派頭目王洪文曾經到龍華革命公墓,胡言亂語:“過去說蓋棺論定,現在要搞搞清楚。”於是,長眠地下的許多烈士遭到懷疑和羞辱。在那個漫長的時期,林珍多次在公墓大門外徘徊,想去丈夫的墓前擺放一隻小花籃。一次,她鼓起勇氣走進大門表達願望,豈知有人竟說:“你來得正好,把你丈夫的問題交代清楚!”這種迫害,還株連到他們的女兒。作為烈士後代,她在北京的中央軍委機關幼稚園長大,育英小學畢業,可是成年後恰逢“文革”,居然有人告誡她:“你的血管裡流的是反動老子的黑血,要同他劃清界線。”她嫁給東海艦隊的一名軍官,可婚後不久,丈夫就被退役,並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小夫妻又分配去了新疆。林珍告訴我,這次是她們三代人多年來第一次到龍華掃墓。她說:“我思念丈夫,也相信中國共產黨,相信社會主義國家,所以能夠堅持到今天。”

    整理筆記後,我以《人民是不會忘記他們的——訪李錫佑烈士家屬》為題,完成了這次採訪實習的作業。但有個細節沒有也不宜寫入文內:那天訪談結束時,烈士的女兒問了我一句“你是哪個報社的?”,我說是某校某系的學生,這是一次課外實習。她們似乎理解,並無驚訝的神色。

    賀越明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