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海角片羽)到公墓實習採訪烈屬
(老陳海外食事)襟裳岬的鰹魚
(衆藝館)疫前之藝穗
(四方聽音)我的生活方式
(山谷小島通信舍)狗的百感交集
(胭脂齋)適時改變
(時光迴輪)不是衝突
(筆雯集)威尼斯的嘆息橋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下廚抗疫小指南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2月9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衆藝館)疫前之藝穗

踱 迢

疫前之藝穗

    疫情持續,彷彿停頓了整個城市,表演藝術界依賴人群聚集、需要實體空間的媒介特點,當然也得暫停下來,一至三月份的劇場演出、學校巡演,取消的取消,延期的下落未明,有人形容為“藝文寒冬”。

    剛剛在一月十九日閉幕的“第十九屆澳門城市藝穗節”,會不會就是澳門劇場二○二○年首季活動的句點呢?這一屆藝穗節在宣傳上似乎也意外的低調,也許剛好貼近農曆年假,閉幕後“新型冠狀病毒”便來襲,相關迴響、評論相對過去幾屆都少。另外就是缺乏亮點節目,不是說節目質素問題,而是攤開節目表時,未有馬上令人眼前一亮、期待探險的節目名單。參與式劇場在近年不同的藝術節、劇團自製節目中已愈來愈多,如果純從新鮮感而言已不算高,而場地的選取上也不見得特別有突破性。

    唯一跟過去三屆不同的是,這次多了“穗內有萃”的“節中節”規劃,讓劇團嘗試擔起策展團隊的角色,一個是滾動傀儡另類劇場的“路環戲偶及物件劇場藝術節”,另一個則是黃翠絲策劃,在澳門不同旅遊景點進行的戶外現代舞系列“在地之身體旅行”。

    在藝穗節中製作一系列針對特定社區與社群的節目,這種節內策展的形式,早在二○○三及二○○四年的澳門藝穗節就出現過,如“哇!WACFEST藝術集中營”,其後二○一二至二○一四年間也有過“送海”、“做一日村中人”及“福隆計劃”等等。這些節中的策展,比如“WACFEST”比較以藝術家之間的互動為核心,因為“聚集”地在離島,會有一些與介入社區環境的活動進行。而“送海”、“村中人”及“福隆計劃”則分別朝向環境議題與社區變遷。至於今年的兩個“穗內有萃”,雖然都在強調“空間”,例如“路環”、“在地”,但更明顯的動機是將一些大眾較少接觸的藝術形式如偶與現代舞,主動帶進人群中去,提高藝術在社群間的能見度以及可及性。(藝穗二十年 · 一)

    踱    迢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