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海角片羽)到公墓實習採訪烈屬
(老陳海外食事)襟裳岬的鰹魚
(衆藝館)疫前之藝穗
(四方聽音)我的生活方式
(山谷小島通信舍)狗的百感交集
(胭脂齋)適時改變
(時光迴輪)不是衝突
(筆雯集)威尼斯的嘆息橋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下廚抗疫小指南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2月9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筆雯集)威尼斯的嘆息橋

威尼斯的嘆息橋

    聖馬可廣場,對我來説已是舊地重遊。只是這一回再看不見水深及膝的情況,白鴿依然遊走於地上,翔颺於空中。聖馬可廣場其實是聖馬可教堂(Sainr Marks)前的周圍,這教堂建於八二九年,原為存放亞力山大里亞移來的聖馬可遺體的紀念建築,一八〇七年改作威尼斯主教堂。九七六年在一次反對總督P.康提埃諾四世的群衆暴動中焚燬,由其繼任者D.孔塔里尼總督修復。現存的建築完成於一〇七一年,平面為正十字形,有五個穹窿頂,具有明顯的拜占廷風格。數百年來不斷增加雕刻和塑造的作品,更豐富了教堂的收藏,使它成為一所博物館。

    人們稱為“道濟皇宮”的建築物,實際上是“總督府”,即威尼斯共和國總督官邸(Doges'palace)。初建於八一四年,九七六年被群眾焚,重建後再被焚燬。現存的建築為威尼斯哥德式風格,於十四世紀初動工,直至一四二四年完成,並擴建了面向聖馬可廣場和面向台階的兩個相同立面。在建造期間,多次火災,部分宮殿再次重建,較諸我國的阿房宮就沒有這“福氣”了。阿房宮於項羽,如今遺下台土北面,殘留的就只有幾片“秦瓦”,令人為之嘆息。

    說到嘆息,威尼斯也有嘆息之處,那就是跨總督府和監獄之間的狹窄水道府第河的“嘆息橋”。相傳建於一六〇〇年,由建築師安東尼奧 · 康迪諾設計,為雙層封閉式橋。因何而名“嘆息”?如果不是有悲情,必定是有憂情。《木蘭詩》:“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唯聞女嘆息。”花木蘭的嘆息是“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而“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這是憂情;李白《古風》:“呑聲何足道,嘆息空悽然。”這是悲情。而威尼斯嘆息橋的嘆息,是發自囚徒過橋時的冤情和哀音。佛家也有“奈何橋”。天下之大,又豈只威尼斯有“嘆息橋”!調寄《訴衷情》,詞云:

    木蘭唧唧有憂情,可汗要征兵。阿爺老矣無子,故嘆息,織機停。        因壓迫,受欺凌,欠公平。未裁先決,已釋猶羈,苛政嚴刑。

    冬春軒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