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7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隨筆)初為宅居人 方識物候新
(老陳海外食事)精緻的玉子燒
(衆藝館)觀看的自由
(四方聽音)沉浸式聆聽
(山谷小島通信舍)在禮貌裡我讓世界顛倒了
(胭脂齋)啟 發
(時光迴輪)九十年代的明愛暗戀小學雞
(筆雯集)伯夷豈可與柳下惠比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適合女士喝的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5月31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衆藝館)觀看的自由

踱 迢

觀看的自由

    在劇場作品中,演出者與觀眾有種“默契”,暗的地方沒事好看,亮的地方就是大家都要看的焦點。然而這種“默契”只是暫時造假,明明演員從台側衝到燈光聚焦的舞台中央,可是他走過的氣流,還搖晃着台側的布幕,其實觀眾可以把目光留在那片微微飄搖的布幕上,這其實是一個沒有被鏡頭框住部分畫面的劇場,觀眾可以看暗角沒台詞的跑龍套、看沒有被演員用上的道具、看佈景、服裝的色彩配搭,看側幕、看高懸滿天的燈具、看前排偷偷在滑手機的觀眾、看坐在台邊敲打的樂師……。導演、演員辛苦經營的焦點聚與變,跟觀眾眼中的可以是兩回事。而近年特別流行的“環境劇場”或“遊走式劇場”,觀眾離開了觀眾席,走在街道、廣場、文物建築裡,這種現場觀看的特點更被放大了,演出團隊要觀眾聚焦在同一個表演者或空間上,難度就更高。

    這種觀眾可選擇觀看角度與焦點的自由,在直播與錄播的演出中,幾乎被完全刪除,取而代之的是導播選入鏡頭裡的唯一觀看角度。當劇場(或舞台)語言,轉換成鏡頭語言,觀眾可選擇的觀看角度好像消失了,即使有這樣的空間,也要從另一種藝術語言中去創造。

    而更大的問題是,觀眾對於這種語言的熟悉程度,有可能比劇場創作者更高。劇場創作者終日埋首在劇場語彙的鑽研中,希望做出精緻的劇場作品,說不定他們接觸網絡媒體、鏡頭語言的時間反而比一般觀眾少,而一旦劇場作品放進鏡頭,走進網絡的世界裡,它的競爭對象便並非單純購票或不購票進場的觀眾了,而是已經植入觀眾日常生活的各種網絡媒體。於是,很多人在看網上播放的劇場演出時,也會打開不同的視窗,同時在看不同的網絡媒體,或手頭上在做別的事情。觀眾選擇的自由,在作品之外。

    (當演出放進鏡頭 · 二)

    踱    迢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