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09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視 界)史說語言工具論
(老陳海外食事)海膽三文魚子飯
(胭脂齋)見好就收也是一種境界
(山谷小島通信舍)月台上的臉
(四方聽音)爵士之魂
(衆藝館)恢復之後 開演之前
(時光迴輪)假如我有一個島
(閱讀札記)“想念巴尼”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梅子之夏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7月19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梅子之夏

卡 比

梅子之夏

    還有比在夏夜喝冰梅酒更舒心的事情嗎?把梅酒冰鎮、加冰或兌梳打水,比大啖西瓜要愜意百倍。梅酒是很難讓人失望的酒類之一,大七酒造生酛梅酒、沢之鶴一九九六年金箔梅酒、山崎焙煎樽熟成梅酒等,都是解暑恩物。

    每當夏之將至,我都會自釀梅酒,比例是三份烈酒、兩份酸梅、一份糖,用叉子往梅子刺幾個洞更入味。用三蒸來釀,泡多久都是濃濃的化學味,我更愛用伏特加、威士忌或白蘭地的醇厚。定期釀造是個好習慣,能確保下一次熱戀失戀都不缺酒。封條上記下的年月日,代表一段未知或已逝的關係。

    某天晚上,利亞如常在我家翻箱倒櫃找零嘴,無端翻出一個沒有標籤也沒有封條的玻璃瓶。“這能吃?”利亞逕自把密封的瓶蓋艱難地扭開。一抹陰影一絲涼意,頓然低空掠過,利亞察覺到了我的恍神和遲疑。

    “你釀的梅酒?裡頭還有兩顆梅。”單看那琥珀色,必是陳年好物。

    “梅醋。他外婆親手做的見面禮。那年我從台北揹回來。”

    利亞屈指一算,歲月好歹不負卿,一如再爛的小說也有半句至理,再糟的關係裡也有丁點收成。她知道我非善忘,哪怕是發酸的回憶,留着淺酌輕嘗,方能點滴到天明。

    “你這叫‘望梅止渴’,比‘飲鳩止渴’還糟糕。天殺的,這還不是酒,是醋,你居然把它搞得像養生酵素像三蛇酒那樣當傳家寶。”不用利亞開口,誰都知道梅醋陳多久都不值錢:“如果那玩意兒還不好喝,我真的要生氣了。”

    “我在等一個好日子,把它解決掉。”實際上每次開瓶,都在茫茫然的深夜——派對後的、半醉的、過飽的、一個人的深夜。古有寒天飲冰水,今有深夜飲梅醋——能自適、快樂就好。

    “你在臉書上看到他們的訂婚消息了嗎?今天就是好日子,咱們找個杯子把它乾了吧。”

    (一人下廚指南 · 二十三)

    卡    比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