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粵劇小武—唱唸做之外的傳承
蛇酒可以壓驚
夢遊舊法院藝術中心
黑暗檢察官
無人生還
下半場
留下來的只有基因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8月13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粵劇小武—唱唸做之外的傳承

小 禮


新秀文武生王志良演《周瑜歸天》

    粵劇小武—唱唸做之外的傳承

    中國戲曲,一般人的認識就是唱、唸、做、打的表演,無疑這些都是戲曲藝術形成的重要元素,但並非絕對的。

    中國幅員遼闊,各地方有獨特的人文因素,形成風格迥異的地方戲曲,至今仍保留、傳唱的有一百多種,有起於梨園的,也有成於鄉野的。其中源遠流長,穿越地域、語言界限廣泛流傳,而對戲曲文化的發展有重要影響的,包括成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崑曲、京劇和粵劇,都是以唱、唸、做、打為主要元素;可是有些歷史悠久的劇種如河南梆子、梨園戲,或者近百年才興起、歷史雖短卻佔着重要席位的新劇種,如黃梅戲、上海越劇,以及許多古老地方戲,這些戲曲都有膾炙人口的名劇名曲,但卻沒有打的部分。

    戲曲最原始的表演,就是唱的藝術,故稱為“唱戲”,以唱為先,加入道白和身段,使表演更豐富多姿,於是唱、唸、做成為戲曲組成的要素;至於以“打”為主要表演內容的“武戲”,應是戲曲表演藝術最後形成的部分。

    京劇演員以其深厚功底創造武打場面,舞台上熱鬧的翻騰、跳躍、把子,動和力的表演,影響了全國戲曲的發展。清代畫家沈容圃畫《同光朝名伶十三絕傳略》,以工筆重彩描繪當時各行當的著名演員以及其代表劇目的人物扮相,稱為“同光十三絕”,這十三人是當時北京劇壇的代表人物。畫中唱老生的譚鑫培以《惡虎村》的黃天霸扮相出現,這正是他由老生轉型武生的階段;至光緒年間,余叔岩、梅蘭芳、楊小樓合稱京劇三大賢,肯定了余叔岩(老生)、梅蘭芳(正旦)、楊小樓(武生)的地位,說明此時京班已確立“武生”行當。

    粵劇是第二個自己創造武戲的劇種,以南方武術為基礎,有自己的招式與武打套路,表演風格有別於京劇,故稱京劇武打為北派,粵劇自稱南派;而擔演武場戲主要人物的角色,亦有別於京劇的武生,稱為“小武”。

    粵劇的小武起於何時須另行考究,其盛於紅船班卻是有史可尋。同治七年記錄下來的“新江湖十八本”,就是紅船班的江湖十八本,特點是新編戲如《西河會》、《雙結緣》等,都是小武擔演的武戲。小武以傳統南派功夫為表演特色,高難度動作,以武功基礎創造很多表演“排場”,增加粵劇舞台的吸引力。古老的排場戲多以古腔演唱,到了上世紀五十年代,粵劇全面白話化,男女同班,紅船班的小武傳統戲便漸告衰落,現今流傳下來而為人所識的戲碼,僅有《斬二王》、《金蓮戲叔》、《平貴別窰》、《山東響馬》、《打洞結拜》、《鳳儀亭》、《大鬧黃花山》等寥寥可數,而戲中的許多排場,卻不是當代文武生都會演的。

    粵劇獨有的“文武生”行當,原意是戲班精簡人手,把唱文戲的小生和做武戲的小武合而為一,擔班的生角必須文武雙全才能勝任。舉些過去例子,新馬師曾一曲《仕林祭塔》,至今無人出其右;他的武打融入北派,身穿大靠,背插令旗,關目流轉,自有懾人氣勢;破相開臉扮演夜讀春秋的關羽,儒將神威。戲迷情人任劍輝,反串平喉唱腔自成一格,她的鴛鴦蝴蝶派名曲成為流行經典,卻原來是小武出身,學的是金牌小武桂名揚一派,開創文戲武做的路子。林家聲親自炮製多部創作名劇成為林派經典,遺世的《雷鳴金鼓戰笳聲》、《無情寶劍有情天》、《林沖》、《周瑜》等,都是文武兼備,演出精彩絕倫。以上幾位殿堂級伶星,都是獨當一面名副其實的文武生。

    到了現在,粵劇要保育傳承,南派傳統戲重新受到重視,可是演員的培訓一度出現斷層,新一代承接不來。只有個別具備優厚條件的新秀演員,肯付出青春努力學習,跟前輩刻苦練功,學得一招半式;而上台表演的機會不多,畢竟傳統不同於流行經典之廣受歡迎,粵劇傳承之路是艱辛的。

    小武傳統戲特色在“排場”,以特定表演程式和武打套路,展示戲中人物和劇情,目前省港各地懂得排場戲的資深演員所餘無幾,粵劇前輩都期望傳統的東西可以流傳,可是藝術成就非一朝一夕,況且粵劇的生態環境有別於從前,學院傳藝的成效是否要重新估計呢?

    近月疫情影響戲班生計,羅家英等發起組“兄弟班”演出兩場助業界度難關,第二晚演《枇杷山上英雄血》,一場“殺嫂”排場,家英哥“剷枱”失手落地,幸功底夠厚及時借力躍起,沒有受傷,繼續演出。這說明小武有年齡和體力限制,七十開外就覺心有餘而力不足,前輩心急交棒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多少人願意接沉重的一棒?這就是藝術傳承的關鍵問題。

    小    禮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