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粵劇小武—唱唸做之外的傳承
蛇酒可以壓驚
夢遊舊法院藝術中心
黑暗檢察官
無人生還
下半場
留下來的只有基因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8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蛇酒可以壓驚

梯 亞


元華為師弟梁家仁斟上 一杯能壓驚的蛇酒


《蛇殺手》裡 出現蛇膽酒

    蛇酒可以壓驚

    在港產電影裡,蛇酒露面的機會不算少,而且若是蛇膽酒的話,電影人似乎都想滿足觀眾的獵奇心理,以致總會祭出劏蛇取膽的過程,完全做到不厭其煩、鉅細無遺,例如《蛇殺手》(一九七四年)、《乾隆皇君臣鬥智》(一九八二年)、《不扣鈕的女孩》(一九九三年)等即屬此類。

    桂治洪導演的《蛇殺手》,有一幕其他電影所沒有的後續戲,印象相當深刻。演蛇殺手的甘國亮,住處隔壁便是一家蛇店,他經常會為那些被取去膽後遭棄掉的蛇包紮傷口。甘國亮曾在一個專訪裡說自己其實“很怕蛇”,“看漫畫見到有蛇都要翻過去不看”。他還提及當年與他一同試鏡的傅聲、李修賢和汪禹,要麼就像傅聲、李修賢那樣,一見真蛇就“奪門而出”,要麼就像汪禹那樣,即時有“豁出去”打死罷就的覺悟,當面對真蛇演戲時,不是記得演時忘了對白,就是記住了對白卻又忘了演。最終只有同樣怕蛇的他,能“將條蛇放在頸上,跟牠聊天”。

    據說蛇膽具有祛風除濕的功效,而蛇酒則應該可以壓驚,要不然《龍的傳人》(一九九一年)裡的元華又怎會為因避債而躲進大澳的師弟梁家仁倒上一杯蛇酒?

    在此囉囉唆唆講了好幾個月關於香港電影裡的“喝”,是時候輪到“吃”登場了(預警:將更長篇大論)。在結束“喝”之前,我再想順帶提一下幾種較少在香港電影裡出現的中西名酒,例如《都會交響曲》(一九五四年)的女兒酒(即女兒紅)、《赤腳小子》(一九九三年)的花雕和紹興酒、《賭俠》(一九九○年)和《百變星君》(一九九五年)的龍舌蘭、《新馬仔瘋狂尋金記》(一九六八年)和《神勇雙妹嘜》(一九八九年)的伏特加、《怨婦 · 狂娃 · 瘋殺手》(一九八○年)和《國產凌凌漆》(一九九四年)的馬天尼。

    (香港電影裡的吃喝 · 十)

    梯  亞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