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粵劇小武—唱唸做之外的傳承
蛇酒可以壓驚
夢遊舊法院藝術中心
黑暗檢察官
無人生還
下半場
留下來的只有基因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8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夢遊舊法院藝術中心

尼修斯

    夢遊舊法院藝術中心

    先說一則傳聞,澳門文化中心在一九九九年開幕時,交通並不方便,附近多個地盤亦未施工,荒荒涼涼,搞藝術節音樂節時,有幾年更要提供免費專車服務,吸引人到場,當時曾受質疑為何選址偏遠,置於外港碼頭旁邊。有個說法是想外地來澳的遊客,進入澳門便看到外形如乘風破浪的文化中心,凸顯澳門以文化藝術迎客的形象,令人先感覺到澳門是文化之城而不單止是賭城。我和外地朋友從香港搭船回澳時,的確曾雀躍地遙指岸邊說:“這便是我們的文化中心,找天和你去看個本地的演出!”但五年後,外地朋友便在船上興奮地指着說:“這便是金沙賭場!一下船要立刻去試試手氣!”文化中心已被賭場掩蓋,迎客的是另一個形象了。

    文化是內涵也是形象。特區政府多年來強調要把澳門塑造成為文化城市,曾經着力推動文化藝術發展——我用“曾經”這兩個字,不表示這已成過去式,但在今年施政報告上並無特別着墨,只希望這個曾經不是真的曾經。

    南灣舊法院大樓如果不做新中央圖書館可以做甚麼?充滿想像空間,跟八卦友圍爐:賭業博物館、法院及澳門奇案主題公園式博物館、兒童劇院、沉浸式演出中心、賭徒輸身家體驗館……古靈精怪的想法層出不窮,不過有人提起做政府大樓或者做返法院時,當然引來噓聲大作。一座建築物是會說話的。它的存在往往代表了這一代政府的取態。

    現在的南灣舊法院大樓,臨時應用作表演及展覽場地,地面層為展覽廳,可進行展覽及各類型藝文活動。設於一樓的黑盒劇場主要為小型戲劇及舞蹈演出而設,空間靈活,可配合創作者的構想,裝置不同形式的座席和舞台區域,它的租期長滿,十分受民間藝團歡迎;有志推動劇場藝術的團體,更曾多次一口氣推出十多場的演出,夢想它能成為百老匯小劇院的雛型。它仍未開放的空間有二樓、天台及很少人覺察的一個極大的地窖。若改建如香港藝術中心的複合式空間,將成為以表演藝術、展覽、休閒三者為主軸的舊法院藝術中心,它地處市中心,與人產生地域和心理的緊密連結,精緻而具歷史價值。“澳門政府全力推動文化藝術,於城市心臟的超級黃金地段,把法院變身成為藝術中心”,這意念可引來世界傳媒的注目,令澳門形象一變,更成為各地遊客的打卡熱點。

    它有着不少潛在的優勢:公共交通四通八達,而且表演藝術大多在晚間進行,在這個日間極缺車位的商業區,晚上卻有不少車位,自駕者無搵車位的煩惱;絡繹不絕的人群更可激活晚間水盡鵝飛的食肆和商店。它又有着網絡形的連結,上有崗頂劇院、旁有雅文湖畔,走兩步便是議事亭前地、盧家大屋、戀愛 · 電影館、關前街文創區,再走兩步是司打口塗鴉藝術區,它可輕易連結發展成為一大片文化藝術區,惠及市民也吸引遊客。

    文化藝術是一種態度。這種態度影響外人怎樣看澳門之餘,更加影響澳門人怎樣看自己的文化定位。南灣舊法院大樓的去向,不單止是關於一幢建築物的用途,更是施政者能否作出一個影響澳門的深遠決定,而這個決定,需要有發夢的勇氣 。(下)

    尼修斯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