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粵劇小武—唱唸做之外的傳承
蛇酒可以壓驚
夢遊舊法院藝術中心
黑暗檢察官
無人生還
下半場
留下來的只有基因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8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留下來的只有基因

Jovi


劇組用心在原著劇本上進行創作

    留下來的只有基因

    ——卓劇場《平行異數》觀後感

    《平行異數》翻譯自英國劇作家Caryl Churchill作品“A Number”,以複製人為題材,探討人性及倫理道德問題。

    故事講述父親因面對不了家庭、人生挫折等問題,拋棄原有的兒子(下稱第一位兒子),並以兒子的基因重新複製一個新兒子Bernard,重新開展生活。惟三十五年後,兒子們發現世上竟然有眾多自己存在,因此與父親展開連番對話,尋求真相。

    全劇幾乎完全依賴父親與三位兒子之間的對話組成,觀眾需要從對話當中思考、串連故事的前因後果,稍有失神,便很難理解整個劇情演進。這極度考驗導演對劇情的演繹和演員的功力,而事實證明他們做到了!導演葉嘉文本次更自導自演父親這個角色,他演繹出父親的沉重、無奈與人性缺陷。而飾演兒子的黃栢豪,他更需要一人飾演三角。在第一名兒子及Bernard的角色轉換上,導演安排黃栢豪在轉幕時站在暗黑的舞台邊迅速變裝,觀眾可以靠着衣着、說話語氣和性格分辨出三人。

    劇中三位兒子各有鮮明的性格,即使三人來自同一基因,但因應生活環境,人生遭遇不同,也發展出不同的性格,有瘋狂的;有沉穩的;有豁達的,這使他們在面對複製人這件事上的情感處理也有着差異,恰恰與劇名《平行異數》有一和應。

    而本劇的高潮,筆者認為是父親向第一位兒子詢問Bernard的被殺經過,期間父親崩潰地道出當年拋棄第一位兒子的過程、感受。此時第一位兒子就在舞台中間穿起Bernard的衣服,並以Bernard的語氣說出當天在列車上如何跟蹤“Bernard”。這一幕可看出導演為劇情設置了一個大逆襲,亦十分諷刺,父親曾跟兒子們說“我不會把他跟你弄錯……你們都不一樣,我一看就知道了”,但最終父親也不能分辨出他們,更因為父親懦弱的抉擇,終使兩位他曾經深深愛過的兒子都離他而去,一個被殺、一個自殺。

    綜觀全劇,演員表演到位,劇組亦用心在原著劇本上進行創作,都是值得肯定的。劇終時,演員沒如往日,走回舞台謝幕接受觀眾的掌聲,舞台上只剩下兩張沙發,以及放置舞台中的鏡片裝置,外形似是連繫父子間的基因圖譜,這彷彿再次提醒筆者,劇中的父親不惜欺騙自己,欺騙別人,以重新開展新生活,但最終都失去他的所愛,遺留下來的只有基因。    (觀演場次:二○二○年七月十一日晩上八時,澳門南灣舊法院大樓黑盒劇場)

    Jovi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