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蓮花廣場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中國古代立法智慧給澳門特區立法的啟示
應設心理輔導人員專業認證制度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0月14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應設心理輔導人員專業認證制度

阮玉笑

    應設心理輔導人員專業認證制度

    本澳目前約有三百名在不同社會服務機構及學校從事心理輔導工作的人員,是本澳心理服務團隊的重要支撐。心理輔導員與社會工作者、心理治療師的工作相關,後兩者已相繼建立專業認證制度,但政府至今仍未考慮將心理輔導人員納入規範,提升其專業發展水平及確保服務質素的提供。

    精神衛生預防照護包括初級預防、次級預防、三級預防三個層次,透過不同層級的照護預防,滿足精神病患完整的照護需求。其中初級預防的工作方面,是指在平常時促進心理健康,預防危險因子的產生,並減少社區中精神疾患的影響。相關專業人員針對病患及環境在社區中推動活動及建立制度,強調健康促進及疾病預防,在心理障礙及問題發生前,給予社區民眾心理衛生保健的知識與技能,以減少精神疾病的發生。這一方面的工作可依托心理諮詢或心理輔導人員來開展。

    社工及心理治療師先後獲專業認證的前提下,心理輔導專業卻未知何去何從,欠缺明晰的方向,不但令相關從業人員十分憂慮未來的專業發展和前景,亦窒礙了新人入行的意願,十分不利整個專業的發展,政府相關部門有必要正視和跟進。

    服務需求增專業力量不足

    世界衛生組織指出,急速的城市發展、經濟出現大變化及衝突等都會損害人的精神健康,本澳社會和經濟發展急速、人口密度高、生活空間日漸擠逼,輪班僱員大幅增加,容易對精神健康帶來負面影響;隨着社會發展,近年居民對心理服務的需求與日俱增。早年,衛生局僅仁伯爵綜合醫院設有精神科,但因應需求,衛生局在初級預防方面亦做了不少工作,包括設立心理支援服務熱線,由心理治療師透過電話提供心理輔導及轉介服務;轄下塔石、筷子基、黑沙環、青洲、海洋花園及湖畔嘉模衛生中心,也陸續設有心理保健門診服務。此外,衛生局亦有資助社團設立社區心理輔導機構,提供免費的心理諮詢服務。可見,政府對心理服務的工作有所重視。

    但心理專業起步較遲,本澳專業人才短缺,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根據衛生局資料,截至二○一八年底,全澳的心理治療師為五十四名(其中十五人任職衛生局,私營執業有三十九人)。要服務全澳超過六十多萬的人口,比例絕對偏低。單靠心理治療師未足以支撐起全部的心理支援服務。基於澳門過往一直缺乏心理專業人員的現狀,社區上部分心理服務長期由社工及其他非心理本科專業的人員擔當,考慮到社會對人才的專業化要求日高,應該對從業人員作出適當的規範,以推動專業發展、確保服務的水平。可見,若然心理輔導員亦能作專業認證,和心理治療師互為補充,各自在精神衛生預防照護的不同領域發揮其角色,相信能更好地守護居民的心理健康防線。

    欠缺專業認可及發展前景

    不少國家和地區都有關於心理輔導(諮商/諮詢)、心理治療及心理學家的認證制度,並會因應其所受專業培訓和服務性質的不同作分類。如中國心理學會對心理學專業人員的註冊分臨床心理師(Clinical Psychologist)和諮詢心理師(Counseling Psychologist)兩類,並規定,“臨床心理師”側重於心理評估、並對有各類心理疾病診斷的尋求專業服務者提供心理治療服務;“諮詢心理師”側重於對有一般心理問題(包括發展性問題)的尋求專業服務者提供心理諮詢服務。

    目前,《社會工作者專業資格認可及註冊制度》及《醫療人員專業資格及執業註冊法律制度》已相繼立法及實施,即澳門的社工及心理治療師日後均必須登記及註冊才可執業;但兩個制度均沒有涵蓋“心理輔導人員”的專業資格認證。剛完成立法程序的《醫療人員專業資格及執業註冊制度》只就心理治療師等十五個領域的醫療人員作規管。聽力師、音樂治療師、視光師等十類醫療風險較低及執業人數較少的專業人員,相關意見書表示,政府擬將其納入“專業登記技術人員制度”以非註冊方式加以規管。至於心理輔導員,衛生局則以其不能做治療和診斷、涉及風險不大、不面向病人、不涉及醫療行為等為由,將其排除在註冊制度以及非註冊制度以外。相關意見書寫道,“社工、教師亦勝任心理輔導員的工作。心理輔導員一般是開解普通的正常人在生活上、情緒上的壓力,當發現有問題時,需要將患者轉介予正式的心理治療師。

    可見,衛生局已將心理輔導員排除在醫療人員領域之外,其他部門亦未有意向為心理輔導員作專業認證;更未見提供途徑系統性培養和提升這類長期擔任本地心理諮詢和輔導工作人員。心理輔導專業發展前景不明朗下,將窒礙有關專業發展,不但現有從業人員難以穩定和提升,亦影響新人的入行意願,長此下去,定會進一步削弱本澳心理服務團隊的力量,令人擔心現時這些為居民提供的社區心理服務將無以為繼。

    社區需心理輔導及諮詢員

    社區心理服務的開展方面,心理輔導人員亦是政府在精神健康工作上“四級聯防、四環緊扣”的重要一環。現時,本澳學校及不少社會服務機構獲政府資助聘請心理輔導工作的人員,在社區為居民提供心理支援,是心理治療師的重要補充,角色不可或缺。例如教青暨青年局一九八九年已開展學生輔導服務,現時服務團隊約二百人;該局於二○一六年委託香港中文大學研究團隊進行的“澳門學生輔導服務研究”,研究結果顯示學生輔導服務對青少年發展有正面的影響,對滿足學生需要、配合青少年發展、切合青少年狀況、解決學生問題及滿足持份者需要皆有顯著成效。報告建議,為使輔導服務能穩定發展,有必要鞏固服務團隊、促進專業發展。

    現時社會工作局資助本澳民間社會服務機構聘請的人員當中有社工,亦有心理輔導人員,兩者均需要符合相關專業之本科學歷資格才可獲得人員資助,可見社會工作局亦認可心理輔導員的專業資格和服務重要性。

    既然本澳社區需要這群心理輔導人員,且考慮到社會對人才的專業化要求日高,應該對從業人員作出適當的規範。故期望政府能正視情緒和壓力問題的嚴重性和危害性,參照《社會工作者註冊制度》的做法,為心理輔導人員訂定專業的認證制度,以培養及壯大擁有心理輔導專業背景的人員隊伍,以提升整體的心理衛生輔導及治療水平,確保能為服務者提供適切和具質素的服務。

    立法議員助理  阮玉笑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