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筆雯集)童眞玩具之憶
(尋樂人生)一次退票體驗看中國企業競爭力
(無聲喧嘩)天下盡在我手的錯覺
(一寂之地)三 觀
(男人看花)雞冠刺桐
(樹洞的聲音)體 諒
(海外寄柬)眼耳口鼻舌
(西窗小語)疫情下王室養卅八架飛機惹民憤
(隨筆)心中有美景 窗外有大樹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0月14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無聲喧嘩)天下盡在我手的錯覺

梯 亞

    天下盡在我手的錯覺

    兩三個來回的一問一答,雍正對藍鼎元的回話顯然十分滿意,當即任命其為潮陽知縣,兼且送上超級頂用的皇家一號護身符:“令卿一年以內便宜行事,上官不得干預。”藍鼎元退下後,皇上還不忘敦促吏部尚書盡快發出藍鼎元的任命,並再度強調,無論潮陽縣發生何等之事,嚴命上官不得干涉,“唯有朕可以將之罷免”。

    從前述例子中不難對雍正審慎的用人之道有所了解,若然出手闊綽些,送個“英明”牌匾給皇上開心,當屬中肯言詞,不算肉麻奉承。然而,日本歷史學家宮崎市定卻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更為廣闊的圖景與分析。宮崎在議論藍鼎元時,提到一個令人無法忽視的後着——當晚尚書大人與吏部同僚的家宴。杯酒言笑中,我們發現皇上的選秀節目不過是吏部早就計算安排好的局,從揣摩上意出發,好讓雍正最終選中藍鼎元,聖上英明的自我感覺當會油然而生。雍正選秀用材的真相,顯然就不再是“陛下深思熟慮,實非臣等所及”那麼簡單了。

    宮崎進而論道,不管是雍正還是藍鼎元,都沒有意識到“他們亦不過是那個龐大而隱形的官僚群體中的兩個角色”,“一個扮演着勤勉的天子,而另一個從今天起有必要成為一名合格的知縣”。最後,宮崎的結案陳詞可謂有幸有不幸,而且與流行的俗見頗不相同,其中褒貶仍須旁觀者細心解讀:“凡是天子,固然都有天下政治盡在己手的錯覺;新知縣亦會有種承擔了任地人民幸福的自信。所幸,無論錯覺也好自信也罷,這些情感所激發出來的勇氣,都是同樣的。”

    (宮崎市定論藍鼎元 · 下)

    梯    亞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