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3版:藝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歡樂馬介休賀四周年
花漾壯男來年有新目標
新鳴聲今演《白兔會》
《讓我痛哭吧》
1220招募作品參加美電影市場展
星光藝苑曲藝會今響鑼
春風舞蹈團今演出
澳門體育直播多場足球賽事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0月1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讓我痛哭吧》

陳 遠


索尼婭 · 永切娃唱 《讓我痛哭吧》


豪瑟奏《讓我痛 哭吧》

    《讓我痛哭吧》

    在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的《意大利歌曲集》(尚家驤編譯)中,我找到了亨德爾(1685—1759)作曲的詠歎調《讓我痛哭吧》!亨德爾為德國裔英國人啊!原來,《讓我痛哭吧》出自亨德爾只花了兩周時間就完成的歌劇《雷納度》(又譯《里那爾多》);《雷納度》為一部三幕的意大利歌劇。

    歌劇《雷納度》如今相對少有上演,但其一些選曲,卻仍在音樂會上引人入勝!如《讓我痛哭吧》:“讓我痛哭吧!殘酷的命運,多麼盼望着那自由來臨;多麼地盼望,多麼地盼望那自由來臨……”曾觀賞過在巴伐利亞歌劇院上演《雷納度》的DVD,在其第二幕,女主人公阿爾米列娜在花園裡就唱起這首《讓我痛哭吧》。《雷納度》首演於一七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在倫敦乾草市場劇院,一下子好評如潮。但聽說亨德爾原意乃為意大利閹人歌手、男性女高音法里內利(1705—1782)所撰,這使我忽地想到殘忍的閹割術。對這類為了藝術而作出巨大犧牲的歌唱家,我素來同情而不忍欣賞。深得我意的反而是世俗的那些慧眼獨具、造詣深湛的女高音。意大利歌唱家芭杜莉在維琴察奧林匹克劇場闡釋《讓我痛哭吧》的DVD,保加利亞女高音索尼婭 · 永切娃演繹《讓我痛哭吧》的小視頻,我都看過、聽過,覺得她們都能似心脈相通地,以緩慢的常帶休止的速度,把握住主人公的不幸命運,並且能以心事如波濤的情感,表達了字裡行間的痛苦和渴求。《讓我痛哭吧》的旋律本身就美極了,所以,這種甜裡帶酸的旋律,沒有辦法不令聽眾一而再再而三地沉迷其中。

    往日已逝,傑作長存。亨德爾也許沒有想到,年深日久之後,還有人會演出他的《雷納度》,還有人會演唱他的《讓我痛哭吧》;他當然更沒有想到,有人會把《讓我痛哭吧》改編成器樂獨奏曲。近月紅透網路的克羅地亞大提琴家豪瑟,就曾身處匈牙利布達佩斯博物館,在一個與巴羅克時期相彷彿的樂隊的伴奏下,獨奏《讓我痛哭吧》!不敢“神馬浮雲飄飄然”的豪瑟,身穿西裝,腳着皮鞋,頭髮紋絲不動,神情深沉肅穆,其深怕褻瀆偉大亨德爾的神聖之作啊!

    陳  遠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