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7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雜談)張愛玲與胡蘭成
賀志威兄中華詩書畫藝術展
(老陳海外食事)新宿的匠誠
(衆藝館)文化就是“文化旅遊”?
(四方聽音)謎之島樂園
(山谷小島通信舍)參觀苦難的人
(胭脂齋)心誠則靈的另一個故事
(時光迴輪)開步的最初
(筆雯集)重陽的破帽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割 愛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0月25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割 愛

卡 比

割    愛

    P先生的結婚通知在手機上跳出來那刻,我正在超市挑一排豬肋骨。馬上轉到雜貨區搜索紅鞭炮,怎可能有呢?最後買了一包炭。

    利亞放下手頭工作,把我接去郊野公園燒烤。

    P沒透露半點細節,但大數據早已揭示婚禮的舞曲清單、新娘新郎何等門當戶對、二人的交往時序。向來低調的他,居然順未婚妻的意,把二人的生活照放上婚宴網站——短短兩年,無數次登山、逗貓、喝咖啡、吃外賣壽司、聽戶外音樂、跳交誼舞,表情如此自然、輕鬆、放肆、慵懶、不修邊幅。我倆一起時,合照裡全是拘謹的表情、正襟危坐和晚禮服。

    像將死之人找神父懺悔,以順利升天,P先生想在進入婚姻的神聖殿堂前,以道歉的方式淨化感情罪孽。他在電郵中坦誠,數年前連我的分手禮物也不敢碰,怕我在昂貴的麝香貓咖啡豆裡下毒。我那時怕他抑鬱症加劇,顧不得何謂自尊與優越感,在包裹中附了便條:“感恩相遇。祝幸福。”不欲旁觀他人痛苦,他決定已讀不回,銷聲匿跡數載,如今懇求原諒,希望把友誼的沉船打撈起來補一補。

    利亞忙着搧風點火、在烤香腸上塗蜜糖:“偽君子。鑒定完畢。”“你祝他幸福,或把他痛駡一頓,都讓他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從此輕鬆灑脫。憑什麼?”

    有什麼好原諒呢?對着不愛之人,我也是心狠手辣的,毫不在意對方能否從情傷的黑洞九死一生爬出來。翻譯家周克希在《譯邊草》直言:“說到底,為人之道,割愛而已。如何割愛因人而異,但總要有所不為才能有所為。”對不愛的人割掉愛,是殘忍的慈悲,終極的善。

    信我不打算回了。當年他報我以沉默,我也只能用沉默予最後的祝福。不然怎樣?貧尼當以普渡眾生為己任啊,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啊,你往天堂一路順風啊……他真以為俺是吃素的。

    卡    比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