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7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城市話題)年年歲歲車相似
(老陳海外食事)梭子魚與松茸
(衆藝館)“打卡”還需要劇場?
(四方聽音)愛沙尼亞音樂精靈
(山谷小島通信舍)從流亡世代來喝下午茶的老虎
(胭脂齋)解 夢
(時光迴輪)那些可怕的徵狀
(筆雯集)禍因惡積 福緣善慶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寵 兒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1月29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四方聽音)愛沙尼亞音樂精靈

子 嬰

愛沙尼亞音樂精靈

    說起愛沙尼亞當代音樂,可能不少人跟我一樣立刻想到阿爾沃 · 帕爾特(Arvo Pärt),這位世界聞名的當代作曲家,在ECM留下許多重要錄音。他的音樂最為人稱道的,是能夠將莊重且神聖無瑕的精神層面與音樂融為一體,進而轉化為有着反思深省的高度修為。也因為他的音樂實在太有名,讓人產生錯覺以為愛沙尼亞音樂就是如此,同時很容易令人忽略當地其他優秀的後起之秀。

    例如,最近才意外發現的Maarja Nuut,她伴着樂器躺在森林裡的美麗照片,曾被用來宣傳國家的純淨風光與獨特文化。實際上,她並非單純的民樂精靈,集歌手、小提琴手、電子藝術家與作曲家於一身,嚴謹的古典音樂訓練卻有着破格的音樂跨界思維,在她的直覺和好奇心的刺激下,這種探索來自內在的需求,以及渴望探究每個世界的音樂語言、技巧和表現力的渴望。她跑到印度新德里學習印度古典音樂、鑽研愛沙尼亞的傳統音樂和舞蹈、民族音樂學研究,以及最近的電音嘗試,最終將這些元素一一融入自己的音樂世界中。

    Nuut最近與美國迷幻實驗樂手Sun Araw,在愛沙尼亞與俄國邊境一處藝術村駐場十天期間、即興錄音得來的《Fantasias for Violin & Guitar》就很有意思,品味古怪而充滿趣味。古董合成器與小提琴、結他、人聲的隨意揮灑,不經雕琢卻溫潤悠揚。至於Sun Araw,雖然才三十六歲,已經參與過許多不同類型的專輯二十來張,或許稱不上鬼才,但音樂性有着不按牌理出牌的幽默。兩人的聲音選擇互補並進,每首作品的輪廓氛圍就這麼自然浮現,自然消散,留下難以言喻的美好印象。

    子    嬰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