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咬文嚼字)“喀什”和“通什”
七絕二首
早出晩歸
(圖文配)教科書展 四百年時光走廊
(二弦)施丹並非“仙丹”
(斷章寫義)學習的馬拉松
(聲色點擊)一代人的今天
(古今亂炖)童年憶窮
(杏林外史)中風父子
(筆雯集)不患寡而患不均
(一路向南)手機上的自學課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2月11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聲色點擊)一代人的今天

程 文

一代人的今天

    今天的文青,不外是逛逛書店坐在咖啡店打打卡拍拍照。四十二年前,北京有一群喜舞文的文青,群聚一起,坐言起行,辦起了一份以詩歌為主的文學雜誌《今天》,成了中國朦朧詩派的據點。

    這群文青,群星閃耀,包括北島、芒克等。在沒有電腦的年代,辦成一份雜誌,殊不容易。

    “《今天》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在北京創刋,至今已有四十年了。這份文學雜誌包括兩個階段,其一在北京創刋停刋(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年),其二在海外復刋到現在(一九九○年至今)。在某種意義上,這不是一份普通的文學雜誌,而是中國當代文學史的另一條河流。”

    《今天》創辦人北島此言不假,《今天》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中另闢蹊徑,自成一格,不單寫下中國文學史獨特一頁,也成了一代人的集體回憶。

    幼年時居廣州,鄰居哥哥是典型文青,便是從他口中聽到《今天》,其時未明此書影響深遠,只記得鄰居哥哥每每談及此書必一臉敬仰,他若活到今日,想來也是一名文爺了。

    曾幾何時,朦朧詩派是文青的潮語,當年弄文詠詩的一代人,如今怕且也被大浪淘沙,淹沒於柴米油鹽塵世生活中。

    在書店見着香港牛津出版的《今天四十年》,沉厚的一大本,由《今天》的歷期參與者撰文,他們記的不獨是一本雜誌的軌跡,亦是致敬勇於追求的自己,一個逝去的時代。

    網絡年代,我們每天都上臉書、發朋友圈……但,還有人看詩?寫詩嗎?

    數年前,在冰天雪地的極地民宿,沙發旁,是房東留下的一本詩集,不認識詩人是誰。只是,在天地之北,和詩歌相逢於風雪中,即便我並不認識它,仍滿心歡喜。

    有詩的世界,不至於太壞。

    程  文

3上一篇  下一篇4